晋中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叱咤风云 三二一 乾劲也偷师【第六更】

发布时间:2020-02-15 19:48:37 编辑:笔名

叱咤风云 三二一 乾劲也偷师【第六更】

(E),高速全文字阅读!

已经两天的时间了,斯炉巴特每天睡醒,第一件事情就楚缝到司徒雷的实验室,跟他一起呆呆看着熬药的炉火。

本以为好容易遇上一名精通神秘药剂的同行,却没想到被该死的药剂大师钟三一给带走了。

斯炉巴特每每想到当时乾劲被人带走时的情景,就忍不住再次发出一声叹息,当时真的该鼓起勇气拉住乾劲才对!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斯炉巴特无神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惊讶抬头望着脑海中这两天始终盘旋在耳边的话语声,乾劲!这不是在做梦吧?乾劲竟然出现了!

司徒雷仰头怔怔望着乾劲,突然抬手一巴掌狠狠抽在斯炉巴特的脸上,将这名神秘药剂师同伴,抽的在原地打了一个旋转。

乾劲愕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怎么?真策皇朝的神秘药剂,还有见面相互抽耳光的特殊见面礼吗?这个见面礼节,可真是不怎么样啊!

能免的话,还是免掉的好!

如果实在免不了……乾劲打定主意,那干脆!自己日后,坚决不跟任何神秘药剂师说,自己也学过神秘药剂这门学科。

“哎哟!”斯炉巴特反应慢半拍的坐在地上,狠狠瞪着司徒雷:“妈的!你抽我干什么?”

司徒雷下意识的回答着:“我看看是不是做梦。”

“靠!”斯炉巴特从地上爬起埋怨:“你不会抽你自己?”

“我怕疼。”

乾劲听着两名神秘药剂师的对话,终于确定这两位州州的举动,绝对不是神秘药剂师这个行业的古怪见面招呼。

“你……您来了。”

乾劲听着司徒雷发音的称呼,耳根子总感觉很是别扭,自己不到二十岁……好吧!如果加上无尽世界的时间,也是二十出头了!面对一名这么年老的神秘药剂师,被称呼为您,还真是说不出的别扭。

“我…这个……”乾劲弯腰点头行礼走入房间看着四周药架上的药林“我想借点药材。”

两名神秘药剂师连忙让出一条道路:“随便用,随便用

。”

乾劲看着两名年老的神秘药剂师这样客气,心中多少有些感觉过意不去,最后干脆停住了前行的脚步:“不如,我们先讨论一下盘家那个帮助第二祭坛的神秘药剂?我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司徒雷只感觉被这突然到来的幸福,冲击的差一点点晕过去,斯炉巴特抬手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司徒雷的脸上。

“你抽我干什么?”

“我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斯炉巴特吹了吹抽人的手掌,将州刚司徒雷说的话语,还给了司徒雷本人。

司徒雷抬手捂着脸,也顾不上跟斯炉巴特争吵,连忙从一个金属箱子中取出了半截图纸,斯炉巴特一路冲出房间,没多久手中拿着另外半张图纸出现在了乾劲面前。

两个半截的纸张对接在一起,变成了一昏完全的药剂配方跟制作工艺,虽然两人早已经熟记,但为了表示对乾劲没有丝毫的隐瞒,直接将盘家最秘密的图纸也给拿了出来。

乾劲双手接过图纸仔细观察着,心中更不相信关于盘家的那个传说,这种药剂的设计方式应该是出自一名真正的神秘药剂大卑级的手笔吧?看来,盘家历史上有一名被人低估了的家主,应该是他搜集到的人才,制作了第二祭坛跟神秘药剂才是真的。

一张纸的东西通读一遍算不上多,但如果想要全部看明白,却不是一瞬间就能做到的事情。

乾劲看着手中的图纸,发现通过这张图纸自己有些搞不明白的东西,在这时间搞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乾劲轻轻点头,如果不是这张图纸出错了,我还真的没有发现原来我也是错的,怪不得欧拉拉老师总是说我错,原来错误出在这里啊。

乾劲看着图纸忘记了最初来的目的,只是呆呆的坐在地面上看着图纸,两名神秘药剂师充满期盼紧张的看着乾劲。

一小时……两小时……五小时……乾劲缓缓伸着懒腰,这份神秘药剂的配方在自己看来都有问题。

如果拿到欧拉拉老师面前,应该有更多的问题吧?还有那配置的方法,明明换一种配置技术跟容器。就会更好。

“这份药剂,没吃死人,真是算走运了。”乾劲起身轻轻锤了捶腰眼:“不过,说真的。制作这份神秘药剂的人,真是让人佩服。

“这个”司徒雷双手食指相互交叉打转,小媳妇一样的看着乾劲小声说道:“其实,还是吃死过一点人的。”

乾劲捶打腰眼的手顿时僵硬在了半空中,这玩意竟然真的吃死过人?我的星辰啊!幸好没有给断风不二吃,不然很可能把他送到星辰之中去陪罗林了,顺便角逐出谁才是脸皮最后的一位。

斯炉巴特表情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人数不算太多,整个家族历史上也不过吃死了十几个……”

乾劲彻底无语了,神秘药剂师的神经就是够粗线条的,不过吃死了十几个?也是!听说曾经有一个神秘药剂师,偷偷在一个村庄的井水里全部下药,想看看配制出的新药成功率,结果把一村子的人都给毒死了。

当神秘药剂师被送上法庭公审的时候,那位神秘药剂师的话语,赢得了当时在场大部分神秘药剂师的掌声,以及普通百姓无尽的唾骂声,从永久传扬在神秘药剂师的世界中。

仅仅因为这句话,神秘药剂师差点上了异端榜,在真策皇朝的境内被彻底清除,只不过因为魔族跟蛮族依然力挺神秘药剂,真策皇朝也不敢自毁根基。

倒是普通百姓,都会禁止自己的孩子去接触那令人足以变得彻底疯狂,连人命都不在乎的神秘药剂。

“幸好,我不只是神秘药剂师。”乾劲有些后怕的拍着胸口,身为战士还是非常知道生命的重要,以及对生命有着足够的尊重。

司徒雷看着乾劲的反应连连摇头叹息:“真是可惜,如果您能彻底放开心中那没有用的枷锁,一定可以成为更加伟大的神秘药剂师,您的名字或许在历史上会成为最响亮的名字。都是该死的药剂学束缚了您的思想,不如您还是放弃药剂学吧,那东西害人的。”

乾劲扯动着唇角,这种神秘药剂毒死了十几个人,倒过头来你们说药剂师害人?你们亏心不亏心啊?

斯炉巴特看到乾劲的反应连忙出来打圆场,生怕乾劲真的不玩了,转身就走。神秘药剂师的脾气,可不比药剂师的脾气小多少,一个既是神秘药剂师,又是药剂师的人,脾气可能会更大。

“那我们讨论一下。”乾劲伸手抓过神秘药剂师桌上定然会存放的纸笔,飞速的在上面计算着各种神秘药材配合起来,产生各种可能的机率。

两名神秘药剂怔怔的望着乾劲,这年轻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学的神秘药剂学啊?很多方法跟可能,自己听都没有听说过。

司徒雷短暂的震惊,又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乾劲手中的纸上,这个年头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尊重别的秘密就是尊重自己,不论是真策皇朝的历史上还是魔族的历史上,总有些非要挖出别人秘密的人,结果下场几乎无一例外的非常凄惨。

讨论,制作,实验…只是简单的几个步骤,乾劲不知不觉将一天的时间消耗在了其中,司徒雷看着配置神秘药剂的乾劲连连叹息,这些年自己真是白活了,仅仅只是一个神秘药剂的配方,自己竟然借着它弄懂了很多其他神秘药剂学。

斯炉巴特一脸陶醉的望着乾劲,眼睛里的乾劲整个人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闪光体,这一次的交谈比自己埋头苦苦研究十年还厉害,日后真策皇朝的神秘药剂学领域,自己定然可以占据重要的地位。

乾劲深呼了口气,将第四十支装有神秘药剂的试管放在架子上,虽然仅仅只是推断,最后却推断出了四十种不同的镂果,如果时间足够还可以从其中慢慢推论,那种才是真正最可能接近正确的结果,现在还需要赶时间去古荒沙海。

乾劲又抬头看了看头顶土的石板,幸好是在这些构造坚固的地下密室进行配置,不然盘家不知道又要炸毁多少房屋了。

短短的一夜配药,一共爆炸了七十五次,其中六次房屋塌方直接把人给埋了。乾劲真的很佩服这两名神秘药剂师,差点给活埋的人,被救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着做下次实验。

“实验的事情,就麻烦二位了。”乾劲抬手擦掉额头的汗水,连连打着哈欠不止”自从被药剂师给拽走的时刻起,算起来已经三天没有睡觉过了。

“没问题。”司徒雷拍着胸口:“放心,这点实验我们还是能做好的。”

没问题?乾劲有点不放心的摇了摇头,这些人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不行!还是要叮嘱一下。

[奉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