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书屋传奇系列妖妖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8:45:45 编辑:笔名

一  边陲小镇的一户农家院里,李残废正在雕刻着一块木头。雕出的是一位细眉笑眼的女子,这女子凹凸有致,体态丰腴,眉目留情,不像是木头刻出来的,倒像是她本来就藏在木头里,只是借助李残废的手,去掉了多余的部分。  李残废看了又看,瞧了又瞧,咧开大嘴笑了,心说:“美人呀美人,你要是个活的,那该多好啊!”  转念一想:“你要是活的,指定看不上我!还是这样好,你只属于我自己!”他摩挲着木雕嘿嘿傻笑。  李残废三十出头,上无父母需要孝敬,下无儿女绕膝,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他叫残废,其实只是左手少了中指和无名指,做事干活一点也不耽误。他是镇上的木匠,桌椅板凳,茶几衣橱没有他不会做的。有了新的家具样式,他看上几眼,就能鼓捣出一模一样的,而且还经久耐用。  按说他应该算是镇上的能人,可因为他长得面目奇丑,不善言语,又有这小残疾,所以镇上都把他当恶人看待。要是谁家孩子不听话,只要家长说:“再哭,让李残废把你捉去!”这孩子指定就不哭了。  李残废是外来户,三十多年前,他父亲领着他的傻娘来到了镇上,凭着自己的木匠手艺在此安家落户。有了李残废,他的傻娘就疯圆了,终掉河里淹死了。李残废十三岁那年,他爹精神也出了问题,割开了自己的喉管,也一命呜呼。从此李残废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  他虽然不善言词,却是心灵手巧的人。遗传了他父亲的天赋,做起木匠生意。他为人忠厚,不爱说话,镇上的坏小子欺他老实,经常来他家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李残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钱给钱,要物给物,一忍再忍。这帮坏小子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终把李残废激怒了。李残废暴起狂杀,赤手空拳打翻五六个棒小伙子,踢断了带头坏小子的两根肋骨,从此再也没人敢欺负李残废。为此他失去了两根手指,也让他恶名远播。  邻村有个丑姑娘一直嫁不出去,父母寻思让人给李残废说合说合。考虑再三,还是作罢了。  原因有二。其一,因为李残废的父母都是得精神病死的,怕李残废也有遗传。其二,因为他打架的事,不知道他什么秉性,怕闺女嫁过去受欺负。  李残废叫瞎子算过命,瞎子说:李残废婚姻一生难动,命中却有一段奇缘。李残废想问个明白,瞎子摇头不语,神秘兮兮。    二  木雕美人几近完美,美得让人震撼。不管谁,只要看上她一眼,准会无可救药地爱上她。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凸凹起伏,无不饱含着李残废的深情。  这天他正在院中端详着木雕,突然院门被敲响了。门外是一位十八九岁的俏丽女子,只见她都市女性的打扮,体态丰腴,凹凸有致,眉目间与木雕美人倒有几分神似。  李残废一时愣住,难道木雕真的活了过来?来人笑道:“大大,是你吗?我是妖妖啊!”言语中有一股浓重的港台腔。  “妖妖?”李残废随即慌得不知所措。“妖妖,你真的来了!我以为你只是说笑呢?”  妖妖给了李残废一个大大的拥抱,娇美地笑道:“妖妖说要找大大,就一定会找大大的。妖妖说话算数!”  妖妖是李残废谈的一个网友,香港人,眼睛清亮如水。网络就有这么一个好处,可以滤过许多世俗的东西,如家庭背景、相貌、工作、收入情况、甚至是性别,达到一种心与心、乃至灵魂与灵魂的直接交流。滤过也好隐匿也罢,好的坏的,都是一体两面的问题。  妖妖性情温柔,好黏人。不知在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她的温言软语抚慰着李残废干涸的内心。让他不至于失去做人的特点,让他的心感觉到人世间还有一种美好,叫感情。  网络是虚拟的,但虚拟并不代表虚假。每一台电脑、每一部手机前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人。只是这种两个数字的交流似乎掩盖了它的真实,但这些数字组成一个人跳到你面前时,会让你猝不及防。  李残废魂不守舍,拿出家里的东西给她吃。低头不敢直视妖妖,妖妖说:“大大好害羞哦,在网上你可不这样!”  “我长得太丑了,而且家里很穷!边城小镇比不得繁华的香港,或许,你不该来!”  妖妖说:“大大不丑!”  看了看李残废的脸,妖妖扑哧乐了:“好吧,丑是丑了些,但我知道大大心地善良,是大大的好人,比那些衣冠楚楚的伪君子好多了!边城很好啊!我看倒比香港好。那里太拥挤了,没有这里的鸟语花香,迤逦风景。要是让我选,我一定会在这里生活!”  “是吗?”李残废来了兴致。“我也感觉这里确实不错呢!后面就是大山,有空我领妖妖去玩儿,山上可好玩了!”妖妖愉快地答应了。  入夜,李残废把妖妖安排到偏房睡。妖妖好大不情愿,说要跟大大一起睡。妖妖在网上撒娇惯了,李残废不以为然,把她哄到房间,照顾她睡下。夜晚,李残废心潮难平,今天有他的许多次。次有女孩找他;次被女孩子拥抱;次和女孩子面对面聊天;次有女孩睡在自己家里;次……正想着,突然感觉有个影子闪进了他的房间。他边拉灯边问:“妖妖,是你吗?”  妖妖穿着丝质睡衣,胴体随着呼吸微微颤抖。她裸足踩在冰凉的石板地上,看着让人顿生怜惜。  “大大,我睡不着,我想要大大!”妖妖向他撒娇。  李残废让妖妖赶紧坐自己床上,然后徒手擦去她脚板的尘泥。他紧握住妖妖冰凉的小脚,用体温将她温暖。这双脚,白皙柔嫩,脚型绝美,他就是再努力也不会做出如此完美的艺术品。他情不自禁地吻了一下,两下,三下……他沉醉了,恍惚来到幻境。女人的笑声把他拉回了现实,妖妖说:“大大,好痒!大大,痒!你想要,我给你!”说罢,褪去了丝质的睡衣。    三  李残废连忙给她披上衣服:“不行,不行,我们刚刚认识,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妖妖嗔怒道:“我们是刚认识吗?大大可说过爱我,说过想要我?怎么见面后就要反悔呢!这可不是我心目中敢说敢做的大大!”  李残废无言以对,看着妖妖翘翘的胸脯浮想联翩。他刚想说话,就被妖妖的朱唇堵住。李残废的一丝理智终被融化在令人窒息的温柔里。妖妖攀上李残废的身体,像蛇一样和李残废纠结在一起。李残废小心翼翼,好似妖妖是易碎的花瓶……就在两人尽情享受温软如玉的鱼水之欢时,屋顶上突然传来响动。李残废想去瞧个究竟,妖妖抱住他不放,他只好作罢,继续和她温情。  次日,李残废发现木雕美人丢了,肯定是被昨晚的梁上君子偷走了。李残废摇头惋惜,妖妖问:“怎么了?大大心疼了?”  李残废说:“大大不心疼。大大有了妖妖,什么也不需要了!”  按说,妖妖生长在繁华都市,习惯了万丈红尘,应该不会喜欢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的村野生活。可事实正好相反,妖妖就像天真的孩子般,对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充满着无尽的浓郁兴趣。  她喜欢上山看草长莺飞,喜欢和山中的小动物为伴,有时一棵树就够她看一天的。李残废问她在看什么,她调皮地说,在和树爷爷聊天。妖妖也不像那些都市女孩那么娇气,她身姿矫健,闪展腾挪,在山中好似一只活泼的小鹿。这到底是为什么?本性的回归?轮回死生?李残废考虑不清,但他很享受有妖妖的每一天。  有一天妖妖说,她有了新伙伴。红红一家搬到了山里,让大大去看。李残废随着妖妖来到一个树洞旁,他看到的竟然是两大一小三只狐狸。狐狸毛色如血,俊逸灵动,瞧见李残废也不害怕,流动的眼波里充满友善。妖妖和它们说着话,狐狸会点头回应,还时常蹭妖妖的衣角,亲昵得像是一家人。李残废感觉很奇怪,妖妖竟然能和动物沟通,她真是一个有灵性的女孩。  谁知山中有狐狸的事,叫偷猎成性的三强知道了。有一天让他跟踪到了公狐狸的行踪。公狐狸为防止他发现洞穴殃及家人,在山中与猎人苦苦周旋。三强打猎都成精了,动物再聪明,怎么能比上他?!一声枪响,公狐狸倒在了血泊里。  妖妖听到枪声后,疯了似的往山上跑。李残废马上跟了上去。三强拿刀正要剥狐狸皮,妖妖大惊失色,嗓子都喊岔音了,嘶吼道:“放手!”  随即,疯子一样扑上去。三强心里一惊,一脚把妖妖踹躺在地下。怒道:“哪里来的疯婆娘!”  这一幕被随后赶到的李残废看见了,李残废的心就像被刀捅了一般。他闷头就向三强撞去,三强被撞出一丈多远,见是李残废,心中立马就怯了几分。他可听闻过李残废的恶名,他骂骂咧咧边走边说:“李废物,你给我等着,有种你给我等着!”  逃跑中甩手又是一枪,李残废以为他要打妖妖,赶紧去挡,结果腿被打得皮开肉绽。三强本来想给狐狸补上一枪,见打着了人,心里害怕起来,飞也似地往山下逃。妖妖一把抱住李残废:“大大,你没事吧!”  李残废吃疼,坐在地上,不看自己的伤口,开口却问:“妖妖,你没受伤吧!”这一问,把妖妖的眼泪问了出来。    四  李残废是皮外伤,正值血气方刚,敷上药几天伤口就封死了。公狐狸的伤却着实不轻,伤口虽然好了,但内脏受了伤,身体虚弱得跟纸糊的一样,好似随时都会死掉。妖妖看着心痛,四处求医,公狐狸却一直不见好转。  李残废双手一拍:“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妖妖,山上有一支人参花,从我记事起就在那里长着。人参花是神花,能大补元气,红红爸吃了,一定会康复的!”  妖妖惊喜地说:“是吗?大大你怎么不早说,我们这就去采!”  李残废面有难色,他说:“这棵花长在悬崖峭壁上,崖壁像镜子一样光滑,很多人一直都在打它的主意,却没人有胆量去采。”  妖妖此时态度异常坚定,她说她一定要采到,一定要救红红爸。  李残废腿刚受了伤,他想去采花,妖妖死活不让,说她身体轻,而且比他灵活,还是她下去比较好。李残废知道她说得不错,但百般不舍,妖妖保证她一定会安全上来。  李残废把绳子一头系在树上,另一头栓在妖妖的腰上,他挽着绳子中间,一点一点把妖妖放下去。妖妖虽然不重,但崖壁太滑,没有立足之地,妖妖被山风吹得荡来荡去。  他们没发现,崖壁上有一块凸起的石头,就像一把开刃匕首般切磨着绳子。绳子一丝丝绷断,妖妖却全然不知,她已经快够到人参花了。  她喊道:“大大,再来一点……”  李残废往下又放了一尺。妖妖终于把人参花抓到了手里,她笑出声来,欢快地说:“大大,我够到了,我够到了!”  绳子一节节拉上去,眼看就要上来了。可绳在细处断,这时绳子的某个地方已不堪重负,绷断开来。李残废感觉手里一松,一样东西砸到了他身上。他低头一看是那棵长在绝壁上的人参花。妖妖在掉下悬崖的那一刻,想的不是呼救,而还是这棵救命的花朵。  李残废头都炸了,他想都没想一头栽进悬崖下。妖妖死了,他也不想活了,他要和妖妖死在一起。风在身旁急速掠过,吹得衣服猎猎地响。他想睁眼搜寻妖妖的踪迹,可他一睁眼风就透过他的眼睛灌进他脑仁里……悬崖下面是一汪深水涧,他脑袋重重地砸向水面。看似温柔的山涧水,此时却变得比冰块还要硬,他一下子差点被砸蒙过去。他心中想着妖妖,他一定要救妖妖,凭着这个信念,他聚敛所剩无几的意识,游出水面,四处找寻。他的眼睛看什么都是血红一片,脑袋就跟被火药炸过无数遍一样。  他影影绰绰看见妖妖在身前不远的地方,正往下游漂,李残废用尽全身的力气游向妖妖,每划一下都似乎在耗尽生命的一丝力量。当他抓住妖妖,把她拥在怀里后,连开心的力气都没有,意识像沙粒般瞬间崩解得无影无踪。  李残废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他问医护人员和他一起的女子在哪里。医护人员说,是他一个人来的,没有什么女子。  他一下子慌了,找到救他的人,救他的人说:“我救你的时候,你死死抱住一块木头,并没有什么女子。”  那人突然恍然大悟地说:“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那块木头确实像个人形!”李残废疯了一样,沿着河道一段一段地找,别说妖妖的影子,就连那块怀抱的木头也消失得没有踪迹。  公狐狸吃了人参花,身体果然很快就康复了。李残废经常会去看它们一家,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妖妖。  有一天公狐狸找到李残废,用尖尖的脑袋蹭他的衣服。狐狸是不敢接近人类居住区的,公狐狸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难道是妖妖?  他连忙跟着公狐狸上了山。  在狐狸的树洞里,李残废一眼就看见了那双清亮如水的眼睛。妖妖,是你吗?妖妖,我就知道是你……他从树洞里抱出一个赤裸着身体的女婴。女婴见到他也不哭,用那双无比清亮的眼睛看着他,眼睛里充满着无限的温柔。  李残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声泪俱下:妖妖,想死大大了!妖妖,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五  几年后,边城出山的道路上,一高一低两个人在看日落。残阳如血,漫山遍野都开满了红花。天高地远,景色壮美无比。看着看着,小孩问:“大大,你在等妈咪吗?”  大人擦了一把眼泪,说:“妖妖,大大不是在等人,大大在看日落!”  “大大骗人!大大看日落怎么会流眼泪?”小孩子嚷道。  大人抚摩着女孩圆圆的脑袋,轻声说:“走,妖妖,跟大大回家!”  不远处,张三和李四在抽烟。张三说:“我擦,李残废算是疯圆了,经常他妈的一个人看日落!”  李四反驳道:“看日落就疯了,咱俩还看日落呢,难道咱俩也疯了?!”  张三嘿嘿一笑,耳语道:“我擦,前些时候,你猜我在他家屋顶上看见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我看见李残废在炕上正对着一截木头使劲呢!”说着挤眉弄眼,脸上说不出的骚情。  李四哈哈大笑,笑得很放肆:“我日,真的是木头吗?老二够硬的啊!”  突然又回过味来:“张三,你又偷人家东西了?没事上人家屋顶干什么?!”  张三矢口否认:“没有!刚巧路过,我可一根柴禾棍也没动他的!”  李四踢了张三一脚:“我擦,你从人家屋顶上路过,你小子不简单啊!”  张三打着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   共 518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怎么预防阴茎起小水泡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
权威的中医间歇性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