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10月女婴因高烧在卫生站输液后异常死亡组

发布时间:2019-05-14 20:57:13 编辑:笔名

10月女婴因高烧在卫生站输液后异常死亡(组图)

带孩子治病的孩子的叔叔和婶子沉浸在痛苦中。 本 张万德 实习 王荣 摄 被怀疑医生用药失误的社区门诊。 本报 张万德 实习 王荣 摄

亚心讯(本 马俊刚 实习生 郭强) 从河南老家来乌鲁木齐还不到半个月,10个月大的女儿思思(化名)因高烧不退于3月23日下午被送到达坂城区乌拉泊街道社区卫生服务站就诊,输液结束后不久出现异常反应,后转院抢救无效死亡。

由于朱先生夫妇不能接受孩子死亡的事实,不愿和见面。3月27日,思思的婶婶杨女士向讲述了当日就诊的经过。

高烧不退前往卫生服务站看病

“孩子几天前就觉得不舒服,3月23日下午6点左右,我们在家里测了一下孩子的体温,孩子高烧38.6度,我就和孩子她妈抱着她到达坂城区乌拉泊街道社区卫生服务站去看病。”

“我们说明了孩子的情况后,一个姓钟的女大夫接待了我们,她给孩子做完简单的检查,就给孩子配了两瓶药水输液。”杨女士回忆,在此期间,孩子的母亲一直抱着孩子输液,并没有发现异常。

输液后出现不良症状

输液完毕离开服务站不久,孩子就出现不良症状。“孩子嘴唇发紫,牙关紧咬,开始抽搐。”杨女士说,大约晚上8时输液结束,他们抱着孩子出服务站不到一百米就出现这样的症状。

“我们急忙又把孩子送往服务站,到服务站的时候孩子已经开始口吐白沫,双眼往上翻,我们都被吓坏了。”杨女士说,在服务站,钟医生进行了救护之后,将孩子送往新化医院达坂城区乌拉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从服务站转到卫生服务中心

达坂城区乌拉泊街道社区卫生服务站是新化医院达坂城区乌拉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分点,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疗卫生条件要比服务站好一些。

“孩子一直处于昏迷,医院(卫生服务中心)在救护,可是我们心急如焚。”杨女士说,几个小时过去了,孩子一点也不见好,并且“给我们家属发了病重通知书”。,病危通知书写到:容易再次惊厥,呼吸循环容易衰竭。(注:惊厥系小儿常见的中枢神经系统器质性或功能性异常的紧急状态。临床表现为意识突然丧失,两眼凝视、上翻或斜视,头多后仰,面肌及四肢呈强直性或阵挛性抽搐。)据了解,该卫生服务中心诊断思思的病情为:支气管肺炎。

再次转院至儿童医院

“当晚上,医生说孩子的状态不好,他们用医院(卫生服务中心)自己的救护车将孩子送往了乌鲁木齐儿童医院”。刚到儿童医院时,孩子全身发紫,开始口吐白沫。“看到孩子已经成那个样子,他父母都瘫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对思思的抢救一直持续到3月25日,在此期间,医院方面多次表示:“不要在孩子身上再投入,以免人财两空。”但是来疆打工的朱先生夫妇并没有放弃。

3月25日11时,思思脑死亡、肾衰竭,院方宣布其死亡。

“在看病以前还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说死就死了呢?”处理完思思的后事,家人开始思考整个就诊过程。并要求坂城区乌拉泊街道社区卫生服务站给个说法。

卫生服务站称孩子的药和剂量都没有问题

昨日中午,为思思看病打针的医生钟新兰告诉:“当时孩子是由她的母亲和另一个女的抱过来的,我给孩子测量体温发现,孩子发烧到39度,我又给孩子检查嗓子,除了发烧症状,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钟新兰在新化医院达坂城区乌拉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从医30多年,主要负责小儿内科,退休后被返聘到乌拉泊街道社区卫生服务站,查看了她的医师资格证。她表示,当时她只是按照发烧给孩子开的治感冒和退烧的药物,用药和剂量上并没有问题。

到乌鲁木齐儿童医院了解情况,对方不愿意接受采访。

家长质疑 律师建议走正常法律途径

“要是输液和过敏反应的话在输液当时就会有反应,怎么可能会等到输液后才出现问题呢?”新化医院达坂城区乌拉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业务院长潘院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看过当初给孩子打针的处方,钟医生所用的药物没有问题。

“现在导致孩子死亡的具体原因还不明确,家长要是对用药心存疑问可以做鉴定,走正常的法律途径”。同时他表示理解家长的心情,院方愿意和家长坐下来面对面地沟通,以澄清家长疑问。

拖链电缆
CQC认证公司
玻璃钢电力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