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杨柳莲花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38:45 编辑:笔名

一  五婶当年是在梅府上当过丫鬟的人,后来年龄大了,梅姑心眼好,就赏给她银两、嫁妆,让她嫁给了城西关,刘家河村一家人家。当年梅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现在五婶也快是六十的老太太了。因为,当年嫁过来时,男人在家排行第五,所以都叫她五婶。  五婶是个勤俭持家,吃苦勤劳的人。早晨,天还没全放亮,她就挎着个篮子,在道上拾牛粪。因为村子不靠山,也没有大片的树林,就没有地方拾柴。冬天缺烧的,所以把牛粪拾回家晾干了,好用来烧火。当她顺着出村的大道往前走时,隐约看到前面有个东西,走到近前一看,是一只狐狸睡在道上,她上前轻轻推了推狐狸,狐狸睡得很沉,还闻到一股很大的酒味。  她想:等会有打猎的打这里走,看到了,肯定会伤害它。怎么办?一想,算了吧?今天不去拾粪了。干脆把狐狸装进提篮里挎回家了。  回家就把狐狸放在炕上,转身就去烧火做饭去了。  外屋一有响动,里屋儿子、媳妇也起来了,准备吃饭好去忙活。  儿子过来说:“娘,今天咋回来这么早?”还没等五婶回话,儿子看到了炕上的狐狸,就问:“娘,你从哪里弄了个这个?这东西皮值钱。”  五婶边往锅里掏水,边说:“熊孩子,净胡说!别多嘴,一会吃了饭,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吃了饭,儿子去城里裁缝铺,冬天地里没有活,媳妇也一起跟着去裁缝铺干活去了。  也就一顿饭的功夫,炕上的狐狸睡醒了,它起身看了看,下地到了门边,又回头看了看五婶,然后走出了门口。  是夜,五婶做了个梦。梦见她正在那里忙着烧火做饭,炕上的狐狸醒了。一翻身,一个英俊的青年站在五婶面前,他向五婶说道:“我去朋友家喝酒喝多了,就睡在道上,多亏你老救了我。我想报答你,老人家,你有什么心愿?我一定帮你实现。”  五婶看了看这英俊的青年,有些不好意思,但也诚心地说:“我也不图你报答,我就怕猎人伤害了你。不过你要是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有桩心事。我儿子也老大不小了,都三个闺女了,可我就是没有孙子,我心里真愁这事!”  英俊的青年说:“好,来年我一定让你抱上孙子。”说完转身走了。  五婶也醒了,一看是个梦,看看天也快放亮了。就起来穿上衣服,挎上提篮,去道上拾粪去了。  二  第二年,娘就生下了我。奶奶高兴的,前面的三个姐姐都顾不得管了,可算得了宝了,就给我起名叫‘宝’。  一晃,我跟着奶奶长到了四五岁。爹在城里裁缝铺,从学徒到师傅,因为旗袍做的好,钱赚得也多,掌柜的就特别看重他,为了留住爹,给他买了两间房子,叫娘也去了城里。家里的地,就有几个表叔帮着种。  奶奶在我印象中可忙了,一天到晚,鸡鸭猫狗,东家西家,这事那事,她总是忙个不闲。只有到晚上,她才能搂着我,在炕上给姐姐们讲故事、睡觉。  我们愿意听奶奶给我们讲鬼怪的故事,越听越害怕,越害怕还越想听。听的姐姐们,要下地尿尿都不敢,都让奶奶陪着;更爱听奶奶讲她当年在梅府听到的故事。  白天,奶奶忙去了;我就和邻居家的中凯、文和、广中几个小伙伴在当院玩;奶奶用竹竿枝着绳,把被子晾在当院里,我们就来回在被下拱“藏马虎”玩。  奶奶从外面回来,没看见我们正着急,我们就从被子中间拱出来喊她。这时,奶奶就高兴地说:“好罗罗(就是大人夸好孩子的意思),没把被子弄上泥吧?”  我们就一起都喊:“没有!”  奶奶高兴地回屋拿花生米,分给我们吃。  莲花,也常来玩,她是史郎中的闺女,比我小点。史郎中家,听奶奶说,过去也是大户人家,后来家道中落了,到他这一辈,就靠行医为生。史郎中医术好,心地也善良。你穷富有没有钱,来他这里看病,他都尽心地给你看。有的穷人来他这里看病,看完了病,拿上药,他不但没要钱,看人家太难,他还到给人家钱、吃的。道远的,甚至还吃住在他家里,直到把病好得差不多了,他才让人家走。在这周围几十里,提起史郎中,没有不知道的。  据说当年史郎中的妈妈,为闺女出嫁时,娘家的陪送有好几马车,加上史郎中行医也很有名,虽然比他家过去差多了,但比一般人家还是好的多。我小时候常闹毛病,奶奶就抱着我到史郎中家看病,看完了他也不要钱,还说:“五婶,你家也不富裕,你就不用客气了,小孩看病吃药用不了多少。”  奶奶也很过意不去,每次去的时候,不是包上一些花生米,就是包上一把鸡蛋。  史郎中的医术特别好,到他那里看病的人,不用说话,他搭上手一号脉,就给你说得清清楚楚,开了药方子,抓了药,吃上就好。甚至你是实病、虚病,他一号脉都能式出来。有的小孩吓着了,高热不退,大人愁死了,抱着到处找郎中。看了病,吃了药也不好。可到他这里,他一号脉,马上就告诉你:“别吃药了,这孩子不是病,是吓着了。”经他一说,回去找老年人问问,给孩子叫叫,烧烧纸,好了。所以,这个郎中特别特别有名。  史郎中很喜欢养花,因为他行医,家里多盖了几间房子,院子也大,所以,院子中花草树木种的也多,还有假山石,弄得很好看。  一次,给我看完了病,奶奶坐在那里和史郎中说话。我就跑到花草那边去玩去了,稍一拐弯,在假山石的边上、树荫下,郎中的妈妈,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坐在一张大椅子上,手中拿着扇子,旁边坐着郎中的女儿莲花。  莲花是个聪明善良的小姑娘,我们很快就熟悉了,我告诉她:“你很像我家院墙中的妹子。”  莲花问我:“什么墙中的妹子呀?”  我家门对面的院墙,是用大小不齐的石头砌起来的,年头长了,风吹日晒,上满的灰有很多都脱落了,有的石头也松动了,有的夹在大石头中间有的小石头,也掉下来了,墙上就有了洞,有的透过洞都能看到墙的外边。其中,有一个大些的洞,离地面不算高,里面还长了很多花草。有一次,我和中凯、文和、广中在院墙下玩,发现了这个洞里有花,就伸进手去摘,摘出来一看很好看,就又想去摘。这才发现里面很深,而且还拐了个弯。俯下身趴上看,也看不到尽里面,使劲往里面伸伸手,里面冷风凉嗖嗖的。壮壮胆再使劲往里伸手,也够不着里面。本来往里伸手的时候,心里就有点害怕,时间短点还行,时间长了,就不敢了,赶紧把手缩回来,总怕里面有什么别咬着。  那时候,我几乎隔几天就会做同样一个梦,梦见从洞里,出来一个穿着朴实、俊秀大方的妹子,和我玩,和我说话。我看看这个洞,再看看她这个人和我长得差不多大。“这个洞这么小,她怎么能进来出去的呀?”我就问她。她告诉我:“能。”还出进给我看,让我也试试。可我连一条腿也进不去。  莲花听我讲完了,就说要跟我去看看。我们一起回到我家,回家以后,我还饿了,就进屋在锅里拿出地瓜来,给莲花一块,自己急急呼呼地吃了几口,就领着莲花来到院墙根那个洞前。  莲花上前看了看说:“宝哥,什么也没有!”  我说:“是什么也没有,我常过来看,就是叫你过来看看这个洞。”  莲花又趴上看了一会,突然她说:“宝哥,好像有东西!”  我一听:“真的?”又赶紧说道:“来,我看看。”  让她闪开,我跪在地上,趴在洞边,仔细地往里瞅,黑咕隆咚的,半天也没看到什么。我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因为刚才吃地瓜吃得急,腮上嘴边沾了很多,我也没顾得上擦,一些在墙边找东西吃的鸡看到了,跳着高来够我腮上的地瓜,两只大公鸡还因为抢我腮上的地瓜,抖着脖子上的毛,奓煞着翅膀抖了起来。  我没顾得这些,还在细看洞里。  这时,奶奶回来了,看到我这个样子,就说:“宝,在干什么?瞅瞅,你的脸就像个花猫是的。”边说着边把鸡赶开。  从那以后,莲花就常来我家玩。  这件事我以前和奶奶说过,奶奶好像心里有些什么也不告诉我,只是把我抱起来,看着我的脸说:“宝,等你长大啦,要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呀?”  我回道:“就要墙里那一个!”  奶奶笑着说:“傻孩子,那是梦,墙里哪有呀?”  在我印象当中,只要我一有点事,不管是什么事,奶奶就会去西屋升香、祷告。特别是我一有病,奶奶可着急了,饭也顾不上吃,甚至整宿整宿地不睡觉,坐在我旁边看着我;不管我什么时候睡醒了,不是看到奶奶在我旁边坐着,就是在地下忙着做饭;那时的我,早晨起来只要看到奶奶,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幸福!  我们刘家河村,就在刘家河边上。夏天,我和几个孩子,各自赶着自家的鸭子,到河边去,一边放鸭子,一边看打渔的。  韩庄算卦的韩瞎子,打着板,手中的棍边探路边顺着河边的小道走了过来。韩瞎子,在我们周围这几个村庄,算的很有名。谁家有个大小事,东西找不着了,出门的人大约什么时候回来,在外面平不平安,一般都找他算,他大约算的都很准。  因为我小时候,三天两头的闹毛病,奶奶总是放不下心,怕不好养活。那天,就把韩瞎子叫到院中,给我算一卦。  摇过卦后,过了一会,韩瞎子说:“她五婶,这个孩子,前世是个修的,而且还很有才能。”还没等他说完,奶奶就说:“好养活就行了,什么才不才的,光看着他皮了!”  韩瞎子接过话来说:“她五婶,你看吧,这孩子以后,能写会画,吹拉弹唱他都能。他现在还小,只要咱不死,咱都能看着。”沉了沉他又说:“就是见了女子,起了凡心了,就投了胎。他肯定时常闹毛病。”  奶奶插嘴说:“韩大哥,你说得对,就时常闹毛病,把我愁得怕不好养活,就找你来给算算,你看看,不碍事吧?我该怎么着办是好呀?”  韩瞎子掏出烟袋,装上烟,点上抽着说:“这是对他的惩罚!不过不碍事!你放心她五婶。”  奶奶着急地问道:“韩大哥,那该怎么办好?”  韩瞎子说:“这孩子,有护他的。”奶奶开始不解地看着他,可马上心里又想起了过去的事,但她没吱声。  韩瞎子又说:“他自己也知道。”奶奶茫然地看着我。  韩瞎子又装上一袋烟,点着,抽了几口,又说:“老嫂子,想起来了吗?”见奶奶没吱声,他又说:“你问问你孙子,是不是有?”  奶奶想起了当年她挎回家的那个狐狸,想起了我常做的梦,心里茫茫然……*  三  一天,爹娘从城里回来了,和奶奶说让我进学屋,学习识字、算账什么的好有用。  第二天,我就被送到了私塾。中凯、文和他们也前后进了私塾。莲花的二哥连成比我大两岁,他早在私塾念书了。  很快,因为我背文章背得好,解的先生也满意,先生很喜欢我。先生还教我们画山水花鸟,很快我就掌握了画法。这样,我就把小时候,在河边放鸭时,记忆中的一些场面画了出来,先生一看,很是高兴,还给我指点了一些技巧。有两幅画《河边渔船》、《村童放鸭》,先生让我从新画了,又细细地给我做了绘画的讲解和构思法,就把这两幅画保留了下来。我很高兴,先生也很得意这两幅画。  先生是从无锡来的,因为考察《聊斋》中有关写崂山为背景的小说,就和几个文友一起到了崂山。回来途中,路过这里,又遇到了以前,一个考场的山东同年好友。多年不见了,很是亲热,热情地招待了他。这个好友在这里做地方官,很是欣赏他的才能,就把他留在这里。本来好友给他某了一个差事,可先生不喜欢官场,不长时间就辞了差事;好友又不想让他走,这样,就在这里教起了私塾。  先生不仅文章好,山水花鸟、人物画得也很有造诣,而且洞箫、笙吹得也很动人好听。先生自己写的《一支竹子》箫曲。夏天晚间,吹奏时,周围好多人都被这如泣如诉、悠扬悦耳的曲调感动地久久不能入睡。后来人们送他一个外号‘南国萧先生’。  我对音乐特别敏感,靠着先生时间长了,也就学会了。两年下来,也能非常好的和先生合奏了。  我还跟先生学习了《工尺谱》,我和先生一起改编创作了《鸳鸯戏水》、《梧桐引来了金凤凰》、和先生的《一支竹子》。  没事时,我和先生合奏,乐声空旷,悠扬的散向空中,近处绣楼的窗也悄悄的打开了。后来有人专门登门来找先生,要这个曲子,说绣楼上的小姐很喜欢这个曲子,很想用古琴弹奏。  时光如箭,一晃几年过去了。每天早晨,我和中凯、文和,然后再去史郎中家叫着莲花的二哥连成一起,抄近路,也要走二十来里地到私塾去。  放了学,我们再一起回来,有时也跟着连成二哥到他家去玩。自我们进了私塾以后,就很少和莲花在一起玩了,见我们来,她也非常高兴,一直玩到天黑,我们就各自回家了。  有时候,我们正在花草间玩着,就闻到了香味;也听到了木鱼声,接着也听到了唱经声。莲花告诉我们,这是她奶奶在唱经了,每天这时都唱。  莲花的奶奶,家里几辈都信佛。年轻时,家里常和僧人有来往。等她嫁到史家以后,也还是不断的去南山寺院供养布施、上香拜佛。后来年龄大了,到了年节的,就让史郎中用毛驴驼着她去上寺院上香拜佛、供养布施。她为姑娘时就和主持师太认识,是几十年的老居士了。她每天早晨、晚上都升香,敲着木鱼唱经。过去,女孩子不让进私塾,所以,空闲时,她就教练花背诗写字、针线绣花。 共 1402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诊断及鉴别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上一篇:不舍弃

下一篇:只想天天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