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盛大投两亿美元颗粒无收酷6换帅谋突围

发布时间:2020-03-27 12:03:44 编辑:笔名

盛大投两亿美元颗粒无收 酷6换帅谋突围

被盛大集团收购后的酷6传媒(以下简称酷6;NASDAQ:KUTV)江河日下。在公司发布2013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后不到一周时间,再次传来换帅的消息。

6月3日晚间,酷6宣布,浙江卫视原副总监杜昉出任公司CEO(首席执行官),原CEO施瑜因个人原因离职。在施瑜主政的一年半,酷6一直坚持UGC(视频内容主要由用户上传)战略。在施瑜对内部员工的信件中表示,杜昉的加盟将不会影响酷6既定的UGC战略。

近期,互联视频行业通过不断的并购与合并,如今基本已经锁定了行业座次。酷6欲改变现状,似乎并不容易。

公司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营收达307万美元(约合1906万元),同比降34.4%,环比下滑8.4%。这一数据与优酷土豆集团一季度8310万美元相比,营收规模不到后者的4%。公司股价长期徘徊在1美元左右,使得酷6面临退市风险。此次换帅能否实现营收上的突破,有待时间检验。

营收持续下滑

互联视频站的命运大多相似,大量烧钱却无法带来盈利。在盛大收购酷6以后,已经投入了将近两亿美元资金,却颗粒无收。

在公司2013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净亏损16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38万元),相比去年同期净亏损179万美元减少6.5%。总营收为307万美元 (约合人民币1906万元),同比下滑34.4%。其中,第一季度营收成本仅为313万美元,这一数字甚至不及同行购买一部版权内容的成本,其亏损收窄完全依赖于节流缩减开支。

财报发布后,酷6原CEO施瑜、总裁刘文博及代理CFO冯捷出席了随后举行的分析师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施瑜说,我们一直专注于UGC战略。公司的签约内容制作团队规模达到新高,截至第一季度末,内容制作的签约总人数超过了3万。此外,自2012年扩展了移动产品线后,公司已经在移动市场取得了显著进展。

令人尴尬的是,在分析师问答环节,并无投行分析师进行提问。酷6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冷遇,这也折射出资本市场对酷6的失望。此后不到一周时间,酷6官方公告称,施瑜因为个人原因离职。

有接近盛大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透露,陈天桥的作风一贯是拿数据考核,包括谭群钊、郭朝晖在内的一大批高管无不是因为业绩未达标。

今年4月施瑜被安排回到集团,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职位,显然是变相出局。上述知情人士说。

了解到,2011年,酷6发生讨薪和裁员事件后,其创始人李善友被迫离开,施瑜临危受命接管酷6。当时,酷6在视频行业尚能占据前五名的席位。两年过去了,酷6不仅没有改变亏损的局面,在主流视频领域,酷6沦为不折不扣的旁观者。

据艾瑞咨询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优酷土豆、爱奇艺PPS通过合并,成功占据了视频行业的前两把交椅。在市场占有率前十名的站名单中,也没有了酷6的身影。

为了扭转困局,盛大不得不对酷6进行整改。知情人士透露,盛大集团将会成立全新的盛大视频业务,主要以酷6为主并整合盛大视频云服务。未来,该业务将借鉴盛大文学的模式,培养和建立个人收费机制。不过,盛大集团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表示,对上述消息并不知情。

视频行业并购不断

自从盛大私有化以来,已经很难再对酷6进行大手笔的资金支持。在施瑜离职后,原浙江卫视副总监杜昉将接替该职务担任CEO。资料显示,杜昉曾在浙江卫视策划过 《中国好声音》、《我爱记歌词》、《中国梦想秀》等电视节目。

据了解,杜昉将会为酷6带来更多原创内容,这也是陈天桥的决策意图。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盛大集团持有酷6约70.5%的股权。

有分析人士表示,陈天桥善于招募空降兵坐镇,起初也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是在内耗和执行上,依然很难平衡和控制。杜昉也许是一个优秀的电视节目策划人,但电视资源和互联视频资源完全不同,二者很难找到完全一致的融合点,其价值有待观察。

上述分析人士还强调,视频站自制内容需要投入相当大的资金和人力,这并非目前只能靠缩减开支度日的酷6所能承受的。

近期,互联视频行业通过不断的并购与合并,曾经靠烧钱抢版权的几大视频站,如今基本已经锁定了行业座次。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2005年至2013年5月,络视频行业共发生12起并购,仅2012年就发生4起。2012年3月,优酷收购土豆;今年5月,百度旗下爱奇艺完成了对PPS视频业务的收购;而搜狐也有意向收购PPTV,络视频行业格局已经日益清晰。

原本作为陈天桥娱乐帝国梦重要一环的酷6,在盛大的地位越来越尴尬。

在2011年盛大接盘酷6时,陈天桥表示,盛大将斥资1亿美元投资酷6。但从酷6每季度200万~300万美元的亏损速度来看,两年过去了,该笔资金颗粒无收。

施瑜此前表示,欢迎外部投资者投资酷6,公司还将于2013年赴美路演,以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同。

最终,施瑜因业绩黯淡而离职,酷6的未来更加难以预测。有投行人士表示,盛大集团已经越来越倾向于剥离子业务获利,陈天桥的角色更像是一个投资人而不是实干家。酷6的价值已经没有当初被收购时那么明显,尤其是在视频行业格局基本定型的情况下,即便是出售也没有太大价值了。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如若本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白癜风传染不
西安碑林医院预约专家
菏泽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上海癫痫病医院哪好
遵义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