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环保十二五规划体系初定

发布时间:2019-05-22 09:47:10 编辑:笔名

环保“十二五”规划体系初定

环保“十二五”规划体系的基本框架已具雏形。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该框架确定了“十二五”规划体系的4个规划目标和7个约束性指标。

其中,在约束性指标的设置上,“十二五”在“十一五”期间的五项指标上,新增了氮氧化物和氨氮两项新指标。

在该框架中,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的目标是,“到2015年,主要污染物排放得到控制,重点地区和城乡环境质量有所改善,生态环境总体恶化趋势达到基本遏制,环境安全基本保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奠定良好的环境基础。”

除新增氮氧化物和氨氮两个新指标外。同时,污染物的治理模式也将更为复杂,从单指标控制向多污染物综合控制转变,从工业点源污染治理为主向多污染源协同减排转变,从单一城市大气污染治理向区域联合防治转变。

空气质量达标城市比例下调至70%

在约束性指标的设置上,“十二五”在“十一五”期间的五项指标上,新增了氮氧化物和氨氮两项新指标。

而氨氮和氮氧化物是次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总量控制的考核当中。到2015年,氨氮排放总量拟定比2010年减少10%,并规定在点源之外,面源排放量也要有所减少;重点行业和重点地区氮氧化物排放总量拟定比2010年减少10%,全国氮氧化物增长趋势得到遏制。

而二氧化硫和COD是十一五期间已有的目标,十一五的减排目标是相比2005年减排10%。在“十二五”期间,二氧化硫的总量控制延续了“十一五”的目标,排放总量拟定将比2010年减少10%,而COD的总量控制目标拟定比“十一五”削减了一半,将比2010年减少5%。

由于“十二五”期间主要污染物的产生仍将继续增大,上述指标的实现将比“十一五”期间更为艰巨。资料显示,在采取严格控制措施的情况下,“十二五”将新增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量260万吨和360万吨,新增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污量430万吨和54万吨,污染物消化增量的任务十分艰巨。

在污染物之外,规划框架还提出了另外三项约束性指标:全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有所好转,地表水国控断面劣V类水质的比例小于15%,七大水系国控断面好于Ⅲ类的比例大于60%(目前为55%);环保重点城市空气质量好于II级标准的天数超过292天且环境空气质量在二级以上的重点城市达到70%。

“这三项指标在"十一五"规划指标里面也有,其中前两项指标实现难度不大,所以关注度不高。”一位环保专家对说,“值得注意的是,第三项指标的要求从"十一五"到"十二五"不升反降。”

就前两项指标,“十一五”全国地表水国控断面劣V类水质低于22%目标和七大水系国控断面好于Ⅲ类的比例大于43%的目标已经在2008年实现。

但第三项目标的实现并非易事。根据环保部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全国113个环保重点城市中1/3的城市空气质量不达标。

因此,第三项指标在“十一五”期间的要求是75%,“十二五”降到了70%,“这是现实的,也是正常的。现在城市的空气质量管理确实不容乐观,很多城市面临机动车增加带来的氮氧化物和颗粒物增多的挑战”。江苏省环保厅的一位官员对说。

在前述7个约束性指标中,污染物指标依然是重点,四种污染物的减排基数是以2010年的数据为参照。这将引发很多争议。

就2010年的基数如何确定,国家环境规划院总工程师王金南建议,不必另起炉灶重新计算,而是以2007年环境统计或者污染普查数据平移调整的2010年的排放量为基数。

在污染物治理机制上,环保“十二五”规划还提出“政府主导、协力推进”的原则。“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前述专家对表示。

在他看来,强调在政府主导之外,协力推进,表明国家将在总量控制的约束下,大力推行市场化的排污权交易,降低污染物控制的成本。

他还建议,“能否实现市场协力的关键因素还是看国家的意志,国家肯不肯推。国家层面的排污权交易指导文件一直阙如,这大大影响了市场协力的空间和力度。”

了解到,《关于加快推进排污权有偿使用和排污交易工作的指导意见》、《火电行业二氧化硫排污交易管理办法》、《主要水污染物排污权有偿使用与排污交易技术指南》等指导性文件,出台进程迟缓。

“它们都应该在"十二五"之初尽快出台,而不应一拖再拖。”一位地方环保系统的官员表示了自己的期待。

污染治理模式由城市向区域联防转变

在污染物治理目标中,除了延续“十一五”期间提出的总量控制的约束性目标外,“十二五”将新添环境质量改善的指导性目标。

了解到,目前,影响城市空气质量和水体环境质量的主要污染物并不仅仅是SO2和COD。颗粒物已经成为许多城市空气质量的主要污染物,2006年全国33.5%的城市颗粒物年均浓度没有达到二级标准要求。有些水域的非点源污染甚至超过了点源污染, 水域中氮、磷已经上升为威胁水质。

“因此在考核总量控制任务完成状况时, 还应考虑当地环境质量的改善情况,逐步推行污染物总量控制和环境质量改善并重的指标体系。”王金南曾撰文指出。

他认为,由于“十二五”期间环境压力十分巨大,不宜对环境质量改善的目标提出过于乐观的要求,只能提出改善环境的指导性目标,而且“总量约束性、质量指导性”的政策将延续到“十三五”期间。

这种政策模式也引发了污染物治理模式的变化。首先,现行的COD,SO2总量减排政策基本上是针对点源污染的对策,而对环境质量影响较大的农村面源污染和非电燃煤锅炉(低矮面源)等未被有效纳入,因此要实现从工业点源污染治理为主向多污染源协同减排转变。

其次,“十二五”将推进从单一城市大气污染治理向区域联合防治转变,控制区域复合型空气污染。

了解到,联防联控的区域将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区域以及辽宁中部、山东半岛、武汉及其周边、长株潭、成渝、台湾海峡西岸六大城市群开始试点。

试点地区将建立“统一规划、统一监测、统一监管、统一评估、统一协调”的区域联防联控管理机制。

规划并提出了试点地区的目标,到2015年,形成区域大气环境管理的法规、标准和政策体系,建立重点区域空气质量监测络体系,重点区域内所有城市空气质量达到或好于国家二级标准,酸雨、灰霾和光化学烟雾污染明显减少。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环保部正在研究在不同行业、区域进行协同控制的方法论,预计明年初会有结果。”环保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对透露。

刘永丽

表情太传神!球迷争相与苏亚雷斯广告牌合影
家居市场各种疑难杂症 对症下药保障家居生活 _0
贵州公务员“以死明志”是否真的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