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道侠厉天途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23:35:46 编辑:笔名

  天朝历46年秋初,吐蕃军机大臣、北疆节度使陵佑帅四十万铁骑东征,凉州大都督封千里叛国投敌。吐蕃大军东进三十里,与天朝北庭都护府大都护北冥无上率领的十一万精锐大军对峙于重渡谷口。  两军交战月余,北冥无上据重渡天险以少对多,吐蕃铁骑不得寸进。  十日后,陵佑派人于祁连山北麓凿穿谷水上游壁垒,引谷水河南下,水淹重渡谷口天朝守军,洪水之下,天朝军折损两万余,阵型大乱,吐蕃大军趁势而击。  被洪水隔绝在谷口上方的老帅北冥无上亲帅一万羽林军断后,着隔水相望的益州大都督华沧海领八万残部退守终南山。  重渡谷口一战,北冥老帅和一万羽林军据守狭窄谷口寸土不让,谷口前堆尸如山,一炷香后,被吐蕃逼为先锋军的三万凉州军阵前倒戈,凉州军中宣威将军李贺趁乱枪杀凉州大都督封千里,尔后与羽林军合兵四万誓死不退。两军激战三天三夜,北冥老帅和四万天朝军尽数战死沙场,鲜血染红谷水河岸。  此役,吐蕃铁骑损兵八万余,惨胜!  “殿下,这场帐已经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四十万对四万,我方还折了八万族人,羽林军和益州铁骑主力还在,陛下又落到了厉天途手中。而且,等待我们的不止华沧海的八万人马,天朝还有三十万府兵正在集结,我们已经失了锐气,退兵吧!”  陵佑跨坐在战马上看着,堆积在重渡谷口的万重尸山,他顿失了踏马跨越过去的勇气。  明王沉默半晌,方才说道:“北冥无上不亏是北冥无上,我吐蕃损失的八万儿郎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此战给我军将士造成了无可磨灭的心理影响,士气低垂啊!”  “看来是打不到京师了,撤吧!”阿伽利明王威严的佛目中突然多出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  “殿下,不去救陛下?”陵佑疑惑道。  明王自嘲道:“我们都撤了,厉天途他是明白人,自然会放回阿石那。”  吐蕃撤兵和厉天途对吐蕃国王阿石那一擒一纵的消息相继传回天朝。  战死的北冥无上自然成了天朝人争相膜拜的救国英雄,天玄都亲赐国公称号,追认正一品骠骑大将军,享誉太庙。  厉天途的一擒一纵,在朝中毁誉参半,大致是功大于过,毕竟吐蕃退兵除了北冥无上的誓死力敌外,国王被擒也是相当重要的原因之一。  天玄都借机恢复了厉天途官职,调厉天途回京接任羽林大将军一职。  历经大难的阿石那不知是为了弥补天朝,亦或是感谢厉天途的大度,当即颁布诏书,放弃西域四镇,并紧紧收拢人数锐减至三十万的吐蕃铁骑,做出备战之姿。  天玄都权衡再三,散掉刚刚集结完毕的二十万府兵,以厉天途推举的薛礼为安西大都护,西域四镇又重归天朝版图。  距重渡口一战已过两月。  京师皇宫以西,原来的统领府招牌已经被换成了大将军府。  “玲儿,照你这么说,我这羽林大将军一职还有你的功劳在内了?”  厉天途万万想不到,吐蕃的东征居然还有天魔教参与其中。  “那是当然,若不是我和令狐大哥他们将天魔教盯的紧,阿伽利明王有了天魔等人的助理,楼观那两位真人绝不是对手!”  苏玲儿也未居功,却忍不住道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事情有点复杂啊!”  厉天途右手中指关节不停敲击着桌面,“天魔教若是在朝堂中没有强力后盾,又有什么资格与吐蕃谈条件?”  苏玲儿抿嘴一笑,静静听着自家公子推敲。  经历了罢官之事和西域一战,厉天途想开了很多,也懒的去多想了,指了指肩膀道:“算了,接下来只要守好我们神殿这一亩三分地就好,以不变应万变,天魔教总归要蹦出来的,到时候再趁机收拾了就好。”  现在的大将军府,俨然成了昆仑神殿在京师的据点,府内可谓高手如云。  苏玲儿走到自家公子身后,将手指搭在肩膀上,还未动作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事,急忙道:“公子,北冥带着小蝶姊姊走了,听说是领了皇命要回北庭都护府接任大都护一职。”  “有些事情,总归会过去的。”厉天途缓缓闭上双眼,善战者死于沙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经过重渡谷口一战,天朝八万羽林军锐减至剩五万,接下来补充兵力的事情自然落到新任羽林大将军厉天途身上。  三万人的兵员补充,上至羽林郎将,下至校尉士兵都要重新择人,意味着从天朝建国以来很少有大变动的羽林军面临着新一轮洗牌。  掌握着重新编兵大权的厉天途,本有兵部掣肘,却因现任兵部尚书李埠与其有生死之交,此次对整个羽林军编兵事宜大开方便之门。厉天途在户部尚书朱文武那为于白羽等八百余人人重新编入天朝户籍,趁机神不知鬼不觉把自己的玄铁黑骑编入羽林军。  京师西郊丰门,由前朝一个小小的驿站改建,驻扎着数万拱卫京师的羽林军。  厉天途端在大帐内,其下有三个披甲将军。  羽林军副将李廷安,长史路由,中郎将温明巨。  “招兵之事就劳烦诸位了!”  厉天途有些头疼地看着下面这一帮表面和气、实则桀骜不驯的手下。  羽林军中的内部斗争,远比他想象中要复杂很多。  三人点头相继而出。  帐中再无他人,厉天途揉了揉额头,陷入深思。  这羽林大将军不好当啊,前面两任都是手眼通天之辈也没落个好下场。  羽林军副将李廷安,为人公正,身后看似毫无背景,似乎是争取之人。但这就这么中规中矩一人,却能在派系斗争极为激烈的京师稳坐羽林军副将十二年,有疑点!  长史路由,经太子推荐入了羽林军,明显是太子一系,此人不可近,但也不能过远。  中郎将温明巨,这个人倒是耐人寻味。明面上看此人与奴皇后走的颇近的中书令李栾英有远亲,但平日里,两人无任何私交可言,见了面倒像仇人一般。  寻味再三,厉天途决定先拿温明巨开刀,把于白羽扶上权柄极重的羽林军中郎将。即便温明巨真的是奴皇后的人,似乎也怪不着他了。  

保定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济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洛尘张小曼

下一篇:强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