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月光】七色花童话(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6:47 编辑:笔名
七色花,给我精兵良将。
然后广场上站满了威武不凡的士兵,他们呼喊、叩拜。他就站在那里微笑,像是看见了他的万里江山。
“你是谁?你是谁?”在梦中,我不断地问着那个有着一头黑发,身穿金色铠甲的男人。
“我叫木离,我是这里的王。”

(一)
我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四十分了。我给姐姐打电话说,“我又梦见他了。”说着说着便大声哭了起来。姐姐叹气,“萱萱,你别再胡思乱想了,这样子下去你会疯的。”
之后我又沉沉地睡去。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凌乱的床上,稿纸散满了地,电脑屏幕在荧荧发亮。姐姐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吃着姐姐带来的早餐,看她穿着围裙给我收拾房子。
“姐姐,你真好。”
“你也要学着照顾好自己了。”
我和姐姐手挽着手在逛街,她带着我去买衣服。我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却找不到在我梦里微笑的男人。我告诉姐姐,“他出现过,这不是梦。我还记得他怀里的温度,身上的气息。”
“是吗?”
“是的。”
可是我现在找不到他了。我永远都记得那一次逃离。天空布满了黑色的乌云,风声呼啸而过,耳边传来重重的哀鸣。他抱着我坐在他的坐骑上,身后是张着獠牙的追兵。他乌黑的头发随风飞舞,迷了我的眼睛。我只能感受到他放在我腰肢上的手掌传来的温度渐渐温暖了我的心。
“萱萱,你别说了。看,那一件衣服真好看。”
我目光穿过那件裙子停留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姐姐,他们真像。”
他向我们走来,热情地跟姐姐打着招呼。他说,“若林,真巧。这位是?”
“对啊,真巧。这是我亲爱的妹妹,她叫萱萱。”
“你好,萱萱。”他温文尔雅地向我伸出他的手。
我望着他的手独自出神,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他的神态,他的声音都像极了我梦中的那一个男人。只是他少了一份仵逆天下的霸气。

(二)
我趴在阳台上抽烟,看着一个个慢慢消散的烟圈,下面是喧嚣的街道,星空似乎就近在眼前,又似乎遥不可及。
我忽然想起,那年的今天,也是在一个寂静的夜晚,他如同天使一样降临在我的面前,他赐给我一朵七色花。他说,“这可以帮你实现七个愿望。”
我不相信,便在无意间许下了一个愿望,于是他把我送到了另一个星球。
在我再用掉一片花瓣来听懂他们的语言后,他告诉我原来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用了一片花瓣帮他们驱赶走了那些像野兽一样的凶猛敌兵。而我也住进了他的城堡。
玄武石的城墙,白色的柱子,雕栏玉砌,大殿之上,群臣跪拜。
我的思绪忽然被安川打来的电话打断。
安川就是那个酷似木离的男人。那天我们在姐姐的介绍下认识了,他是姐姐的同学。
那天过后,他经常给我打电话发信息,有时还会和姐姐一起过来看我。
他说,“萱萱,明天一起出来吃个饭,好吗?”
“我不想出去。”说完便把电话挂掉,继续想念我的王。

(三)
木离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盒子说,“萱萱,生辰快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我很喜欢……”盒子里装的是一个兔子,全身白色,两只红彤彤的眼睛。我说,“我要叫它小木,好不好?”
我说完,木离的脸迅速就沉了下来,没有说什么。
我故意不去看木离的脸色,低下头对兔子说,“小木,小木,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小木,你以后要乖乖听我的话,我才会疼你的,知道吗?”我对着小木絮絮叨叨,木离站在一旁无奈地笑着,宠溺的眼神快要把我淹没。
再次见到安川是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他径自向我走来。
安川喊我,“萱萱。”眼神异常柔和。
我想起了木离,他也有着一双温柔的眼,只是他的眼中盛满了金色的明亮。
安川说,“一起走走吧。”
我仰起头看安川被风吹乱的头发,脸上不同于木离的刚毅的线条,心里忽然难受得想要哭起来。
安川带我去酒吧里喝酒,我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木离。
我追了过去,可这里的灯光很黑,人也很多,我捉不住他的手。恍恍惚惚间我又倒在了安川的怀里。
我趴在安川的肩上嚎啕大哭,衣服被那些五颜六色的酒打湿。安川低头在我的耳边哄我,“乖,不哭了,不哭了,他不存在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是存在的,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

(四)
醒来我已经回到了公寓里,姐姐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心神不宁的样子;安川在厨房里不知在忙活着什么。自从认识安川后,公寓里的厨房终于可以发挥了它的用途,不再是随便闲置的装饰品。
“萱萱,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头是不是很疼?”姐姐忽然转过头来看我,发现我醒后便赶紧走了过来。
“萱萱,你是女孩子,不能喝那么多酒的,不然出事怎么办?”姐姐一边用手给我按着头上的穴位,一边严肃地看着我。
我告诉姐姐,“我又看见他了。”
姐姐皱眉,“萱萱,你不是三岁小孩了,怎么还相信童话?”
我固执地说,“那不是童话。”
安川在厨房里听到无奈地摇头,将刚刚熬好的莲子粥端出来给我。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莲子粥,舌根满满的苦。
姐姐说,“我给你拿点糖吧。”
我拉着正想要起身的姐姐,轻轻摇摇头,“不用了。”
姐姐说,“你不是不吃苦的吗?”
“人是会改变的,我现在开始吃了。”姐姐看着我沉思,不再说话。
安川和姐姐离开后,我把冰箱里的酒都拿了出来。我开始迷恋上那种火烧喉咙的感觉。

(五)
我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木离用力地把我护在怀里,一个转身,身后的长剑刺进了他的身体里。突然传来一阵振动,雪峰开始滑坡,然后倾泻下来。敌兵见状,不再朝着我们进攻,转身便迅速离开。
“萱萱,你没事吧?”木离躺在我的怀里,满身都是血。
“萱萱,不要哭。我没事的。”木离闷哼一声,声音嘶哑,嘴里透着浓浓的血腥味。
我觉得自己没有哭,可脸上冰凉一片。

(六)
我睁开眼睛看见周围都是白色的,呼吸里有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安川说,“我在你的门外敲了好久的门,你都不应,所以我打了电话叫你姐姐过来开门。我们看见你躺在地上,手腕上流着血,地上染红了一遍。”
我不理会安川,径自把手上的针头拔开,血立刻就冒了出来。
啪——
在这寂静的病房里,突然响起突兀的声音。
“萱萱,停下来,我只有你一个妹妹了,求求你别再伤害自己了。”姐姐眼眶里都是泪水,她难过地掩面哭泣。
我的脸红了一边。可我感觉不到疼痛。我只想知道,我的王,他疼不疼。
我出院后姐姐把我送到安川的农场休养身体。在我想念木离的这些日子里,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每天都需要吃很多的药才能让自己安然地入睡几个小时。还有我的记忆也越来越差。我会忘记吃饭,睡觉忘记关门,甚至忘记我是谁。
安川带着我去骑马,我就坐在一边看着。安川似乎很喜欢骑马,我忽然想起木离也是极喜欢骑马的。
木离坐在他的坐骑上,来来回回地在狩猎场奔跑。每当我看到那高大的坐骑在仰天呼啸的时候,我的胆子似乎提到了嗓门,害怕得连呼吸都忘了。木离却故意使坏停在我的面前,在我猛地退后几步时开怀大笑起来。我恼怒地要离开,他才朝我伸出手。他说,“不要怕,女孩。来,我教你骑马。”
是的,他总爱叫我女孩。因为我生气时听到总能奇迹般的消气,心里还像偷了蜜蜂一样欢喜得不得了。
我的头上一片阴影,眨眨眼睛才回过神来。安川已经站在我的面前。
安川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我看着安川紧张的样子,忽然就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为了我思念的那个男人。
我知道安川他爱我,就好像我爱木离一样。安川每天像一只忙碌的蜜蜂一样记录着我的喜好和厌恶,尽心地想要讨我欢喜。我却像个暗施诡计的巫婆,看着他中招,暗暗偷笑。
姐姐一直都说,“安川是个好男人,你要好好珍惜。”
我说,“我知道。”可我爱的是木离。
一句话我当然没有说出口。我怕我一提起木离,眼泪会止不住地流。
我离开安川的农场到街上游荡。
次,清晨,游荡街头。我不想承认我是这样希望遇见木离。

(七)
在那场战争里我以为我会死,醒来后却看见锦鸳。她哭哭啼啼地问我,“为什么你会失踪?”她说那日木离发了很大的脾气。她说,木离还派出了军队。
那时我不知道木离为什么还要找我。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我不会傻到再相信他是喜欢我的。他身边的好女子有很多,而我,连常人都算不上。
木离来看我,他握着我的手,贴着我的耳朵一遍一遍地低唤,“女孩,女孩。”
他把脸埋在我的颈间,带着湿意。我睁开眼睛看塌上的茜纱床帏,身上撕心裂肺地疼,而木离在床边说着话。我听得不真切,眼前又开始泛黑,嘴角有血流出,粘稠得让人难受。
后来木离来看我的时候,我的意识一直昏沉。
那日我却突然精神起来,我想见一见木离。我还没走近正殿就听到了他的臣下正与他在商议祭天之事。我想我终于知道木离为什么会找我回来,因为我就是占卜师说的所谓的巫女。
不一会儿,木离的暴怒生传出来,“不是说已经办好了吗?要你们有何用。”
“这事没这么简单……”
他却不愿再听,转身斥退了众人。
我进去时看见他无力地倒在黄龙金椅上。我突然觉得很难过,我喜欢的男子,他应该站在世间的顶端,俯视苍生,而不是现在这般的无力。
木离,你是该有多么的爱这江山?不过,一切很快就要好了。
他转身看到我的时候楞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我要来。他很快反应过来伸过手探了探我的额头说,“今天的情况还不算太坏。”声音中竟还和从前的一样,带着一丝宠溺。
我想笑,心里却难过得厉害。我的手指又开始慢慢泛凉。我同木离说着话,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绯红的衣角衬着越发苍白的脸,像一只濒死的枯蝶。
木离送我回到别院后,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要离开他了?只要我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那么木离就不会那么的为难,巫女的传言也能不攻自破。
第二天清晨木离又来看我,带着我喜欢吃的点心。
他急切地说,“萱萱,别担心……很快我们就能成亲了。”
“真的吗?”
“嗯,我说过的。我会说服他们的……我这么爱你,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
我错愕地看着木离,他还在开心地笑着。当我听到木离他说爱我时,我很开心,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以为木离不爱我,我的存在只会带给他困扰。所以我用了的一片花瓣许下要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愿望,成全木离。可是我们谁都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八)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间房里,三面是墙,还有一面全是铁栏。我静静坐在床上,不一会儿有人打开门说,“有人来看你了。”
我抬眼便看见姐姐和安川一起走进来,不等我开口,姐姐就说,“萱萱,我是为了你好,你好好的在这养病。我会再来看你的。”
我没有回答,兀自想着我的王,我的木离。我想他了,想他俊毅的脸庞,想他张扬的笑容,想他温柔的话语……他是不是也在想念着我?可是我再也回不去那个世界了,我已经用一片丢失的花瓣离开了他。
“萱萱,你为什么要一直自欺欺人?”姐姐悲伤地看着我,眼里闪烁地明亮的水珠。我抬手甩了她一巴掌,“姐姐,我们是再也回不去了。”
寂静的房间里响起清脆的声音,站在一旁的安川迅速地捉住了我的手,依旧沉默。只是我的手被他紧紧地用力捉着,好像是怕我会再打一下。
我轻声说,“姐姐,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你走吧。”
他们走后,我感到了无比的平静,生活里的斗争本来就不适合我。我想,或许我会独自地在这度完我的余生,又或许有一天我终究会忍不住寂寞。
不过,那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共 4 4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意识流的传奇小说,错综复杂的情爱关系和梦幻般的世界,似梦非梦的感觉。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离开一个人有千万种理由。“我”在木离和安川之间游离,徘徊,在亲情与爱情之间取舍,“我”是那么困惑,徘徊和无助!人世间太多的欲望和斗争,想逃逃不掉,想躲躲不开,“我”还能回到过去,守住寂寞吗?也许独自一人过完人生是“我”的选择吧?此文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虚实相结合,写法独特,有新意!值得推荐的好小说!【编辑:一米月光】
1 楼 文友: 2015-08-14 22:58: 6 素音的小说与众不同,充满奇幻色彩,你的想象力极其丰富啊!
2 楼 文友: 2015-08-14 22:59:40 欣赏素音的精彩的传奇小说,预祝美文成精!
 楼 文友: 2015-08-14 2 :01:05 问世间情为何物, 木离 让 我 生死相依!哈哈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吃什么东西能快速止泻
脑血栓半身不遂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