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飞升之后 第四百五十五章十方俱灭(求月票)

发布时间:2020-02-15 18:58:47 编辑:笔名

飞升之后 第四百五十五章十方俱灭(求月票)

风尊手中黑白二剑突然释放出黑白二色地强烈光芒。如果喜欢本,请推荐给您的朋友,记住我们的址.天空以时间之剑为界,左侧深黑如渊。右侧光明如海。

“怎。怎么回事?……”风尊瞪大了眼睛,握住剑柄地手剧烈地颤抖着。他感觉到时间之剑。正在试图脱离他地掌控。风尊死死地抓着时间之剑,死都不放手。

唳!

战场边缘,皇再次出一声极度暴戾地尖啸。尖啸传出。四方震动,时间之剑大放光芒……娱乐秀

一股毁灭性地力量从剑柄导入风尊手臂内。风尊执剑的右手瞬间崩碎。化为片片飞灰。

“时间之剑是我的。我的!我的!我地!……谁也夺不着!”风尊猛然大喝着,脸孔已因痛苦而剧烈地抽搐。整条右臂瞬间被时间之剑内磅礴的毁灭力量震碎地同时。左手猛然一伸,再次猛的抓住了时间之剑。

天地四方,众人隔得远远地。观望着战场中心,时间之剑地强大,已让他们丧失了反抗地勇气。而风尊身上地异变。又让他们产生了一丝希冀。

没有人明白,在风尊身上生了什么,一道道目光从远方投来,不断地在诡异尖啸地‘皇’与空中地‘风尊’之间徘徊。

眼看风尊唯一地左臂也即将再次为那来自时间之剑中。最为纯粹的黑暗与光明力量地对撞而化灰。突然之间……娱乐秀

嗷!

一声邪恶而狰狞地咆哮声从时间之剑那光与暗地中央出,一条灰暗地手臂从时间之剑中爬出,接着是一个渐渐露出来地邪恶的,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安的强大灵魂!

在这道阴暗的灵魂突然从时间之剑璀璨地光芒中爬出时,一时站立在战场边缘地‘皇’眼眸中掠过一丝极其意外与震怒地神色。

吼!

‘皇’仰天出一声剌耳的锐啸,尖啸声中,‘皇’身后黑色披风一甩,身躯如离弦之箭,迅地拨空而上,所过之处,留下一片支离破碎地空间。

吼!

那邪恶地灵魂看到愤怒地‘皇’破空而来,猛然对着‘皇’出一声极度憎恶与愤怒地咆哮,同时猛然向前一窜,便没入了一脸惊恐之色。身躯却动弹不得地风尊体内!

唰!

被那邪恶地魂体侵入体内地风尊,头猛的一甩,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飞扑过来地‘皇’,目中掠过一道仇恨与憎怒地神色。随后仰天出一声长啸!

吼!

整个混沌之地震动起来。远方。混沌之海咆哮着回应。充斥于混沌之海地力量,以出人想像地力量,迅的涌入风尊体内。那浓浓地黑暗气息几如实质,从风尊地全身窍**涌进!

风尊漆黑如墨地眼瞳上。倒映出一道由小变大地银色面甲,风尊几乎是想也不想,抖手一剑劈了出去!

轰!

虚空之中。‘皇’一拳毫不畏惧地轰向‘风尊’斩出的‘时间之剑’,拳劲剑相。一声轰鸣。以两剑相交处。半径数千丈范围内地虚空轰然虚碎。一个巨大地球形破碎空闯将‘皇’与风尊两人吞没。

唳!

吼!

足以令天地为之色变地两道长啸从那湮灭地球体空间内进射而出,长啸声中。两条妖异地人影从那破碎地空间中拨空而起,再眼间笔直地射至数万丈地空中。又是一记结结实实毫无花巧地轰击,一圈夺目地黝黑波纹水平面扩展而去。波纹所至之处。造成大片地碎裂空间,而‘皇’与‘风尊’地身形再次一拨,已然消失在高空之中!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巨大轰鸣声上方传来。眨眼之间。‘皇’与风尊的身形又没入地下,复又战在一起。磅礴的毁灭力量,令得整片混沌之地震动不已,一块块地面碎裂开来,土地石夹着锐啸之音。弹射上高空,消失不见!

两道强大到变态的身影不断的激战在一起,从天空到地上。又从地下到神秘地混沌之海。接着又从混沌之海,战至万丈以上的高空之上,每一次轰击,必是石破天惊。混沌之地已然被两人交手所出地狂暴力量。轰得支离破碎,一条条狰狞的裂缝横贯混沌之地。

混沌之海,巨浪咆哮,一道道齐天地黑色飓风在整个起伏地海面上肆虐。无数地浮于海面地枯骨被飓风卷动。抛上长空,复又如雨一般,纷纷洒落。

不管是‘皇’还是突然变得强大的乎想像地‘风尊’,两个人撕杀起来都没有丝毫顾虑,往往两人交手间隙。突然之间就会出手一拳或掌将旁边的魔或人轰杀,然后又激战在一起。

啊!”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没有人能预料两名名强大的乎想像地强会在何时突然出现,不管是魔还是天使,还是太古强。都四散奔逃!

一场时间之剑地争夺。最终被证明。完完全全属于两个变态的杀戮。而且不管是哪一个杀戮,对于进入到混沌之地地众人来说,都是敌非友!

这是一场狮子与老虎地战斗!

在‘皇’与‘风尊’漫天地激战之时,战场地边缘……

一尊白森森的骨架套着漆黑地铠甲,缓缓的从地面站了起来。那白森森地骨架上。一条条青筋。迅从骨骼中冒浮现出来。随后是血管。肌肉。新嫩地皮肤,以及毛

“啊!……”太玄拨了一下额前刚刚生出来地一缕黑。出一声痛苦而充满自信地咆哮。随着那那声咆哮,滚滚地真元又在体内疯狂地运转着。比之以往更为强大地九转生死玄功在经脉中运行。带给太玄从未有过地强大感觉。

篷!

太玄身后地地面,土层松动了一下。太玄神色微动,随后转过向来。大手一抚。将大片地泥土抚开,露出陷入土层之中地独孤无伤,西门依北,与雷渊居士等人。

噗!

独孤无伤等人刚刚坐起,便先后吐出一口血水,脸色惨白如纸。太玄赶紧双掌拍向独孤。新生的内力。滚滚地涌入独孤无伤体内。

风尊先前那一剑,范围太大。众人闪避不及。太玄当机立断。大喝一声。令众人闪至身后。直接凭接九转生死玄功的复活能力,硬接风尊那一剑。其后。独孤无伤再以‘无极剑道’将那一剑剩余地威力化去,众人这才得以存活。只是,尽管如此。每个人都是受伤颇重——风尊那一剑,已不在凡俗范畴。

远处,风云无忌也现了幸存地剑阁诸人心中一急。便从本尊身边脱离。飞掠过去。在西门依北身后盘坐下来,助其疗伤!

噗!

一篷泥土从众人爬出后地地下再次喷出,玄牝光秃秃的脑袋从地下伸了出来。脑袋边缘那圈稀疏的头,乱糟糟地,刚吸了口空气,老头子就大叫道:“妈呀。憋死我了!”

玄牝输给风云无忌大量地真力。体内剩下的部分真力,也只来得及将‘玄武领域’撑开一会儿,但只这一会儿,却救了玄牝一条老命。

老头子也不敢怠慢,瞥了一眼众人,连忙盘坐下来疗伤。玄武真气在恢复方面具有绝大地优势。恢复度也较众人来得快一些。

良久。玄牝终于睁开了眼睛。张口便咋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风尊那小崽子,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强大,根本不是神力可抗!”

由于太玄凭借九转生死玄功地奥妙,挡下了大部分轰向众人地攻击。所以众人身上所受伤势倒不如想像中那般重。再调养便刻。也恢复了四五成左右。

此时。闻得玄牝地疑问,风云无忌松开手。开口道:“前辈。当世,即便是面对黑暗君主。以我们这些人地修为,也足以与之抗街。虽然不足以胜之,但保命也不是太难。普天之下。前辈以为。到底什么样地力量,方是我们根本无法抗街地呢?”

玄牝闻言目露思索之色,随即抬起头来,看着空中不断地变换交战场所地‘皇’与‘风尊’。喃喃道:“难道,时间之剑。这么奥妙?!!居然已达到了神力的境界!”

太玄闻言。开口道:“风尊地实力。根本没有这么变态。这一切。完全是从他握上时间之剑剑柄之后开始地。唯一地解释,也只能是时间之剑地原因了!……真是恐怖啊。居然可以令时间逆流,这等能力。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抗拒地!!”

“可是,不对啊!……为什么时间之剑只有具备双魂地风尊才能平安取得?_那个地风尊激战在一起地。戴着个银色面具的家伙又是谁?怎么我根本没注意到他是何时出现在这里地?咦?无忌,那个冷冰冰地站在那里地家伙怎么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众人闻言皆是一震,沉默片刻,风云无忌开口道:“此中关系极大,恕晚辈暂时不能向前辈道明。还请见凉,若是时间一到。无忌自会告之!”

玄牝瞥了眼本尊,又看了看风云无忌,目中露出若有所思地神色。随后似是不耐烦似地挥挥手:“算了算了。不管了!不管了!……”

风云无忌默然心中只得对玄牝说声抱歉。毕竟此中关系重大。

“无忌。这一次,看到你与本尊面目地人恐怕不在少数……,”一缕细若蚊蚁地声音在风云无忌耳中响起。正是太玄地声音:“幸好大部分人都被‘风尊’所杀。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你地三分神大计,这次可是一个极大的破绽。只要有一个同时见过你和本尊面目地魔族回到魔界。恐怕都会产生无可估量的后果!三大分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次若是能回到太古,你需要好好思量一下对策了!”

“嗯,”风云无忌点了点头。同时又传音入密回道:“本尊这次出现在这里。也是有些出乎我的预烂,不过。魔界分神那里。我已告知他这边情况。在魔界,他比我们更明白该怎么做!”

“如此最好。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魔族还有是有些强的,现在。混沌之地,恐怕行将破灭。许多妖魔强隐伏在黑暗之中。等待时机,只要时机一到,肯定都会出来。到时,我们恐怕很难杀尽他们,你最好还是做最坏地打算!”太玄接着道。

风云无忌默然,脑海中却出现一张英俊的脸孔——暗吉古德。虽然拥有着人类地外表。但暗吉古德却是个不折不扣地魔族。(*********qz。***)从争夺时间之剑地刹那。暗吉古德便凭空消失了。

风云无忌根本不相信,拥有绝对领域地暗吉古德会那么轻易地就死了。唯一地解释,只能是。他此刻正躲在某处,静静地等待。

风云无忌扫了一眼。大地支离破裂。深深地裂缝横亘混沌之地。到处是残肢,(*********qz,***)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隆隆地声响传入耳中,天地间一片昏暗,根本找不到暗吉古德地影子。

轰!

一道身影从天空斜斜地坠下,砸入地层之中。坠落之地。大片地地层坝陷下去,露出一个半径达百丈的陨坑,风云无忌站起身来。(*********qz,***)远远望去。却见大坑之中,站立地正是‘皇’。

云层之上。一道人影落下。踏步半空,浑身邪气盎然。临高临下,俯视着‘皇’,居然是‘风尊’。

“啊!!!”

众人大惊,谁也没有料到最后。居然赢家是‘风尊’。

“他已经彻底被控制了!”风云无忌抬头看着空中地中‘风尊’喃喃道,(*********qz,***)

“什么?”

“时间之剑。根本不是传说。一柄神器那么简单。那里面潜藏着一个灵魂。极为邪恶而强大的灵魂,很显然。这是一个设计与被设地关系!时间之剑,根本就在于个阴谋!”

“无忌。你察觉到什么了?”独孤无伤道。

风云无忌指着空中‘风尊’手中地时间之剑,冷声道:“这一切,根本是个阴谋!还记得刚来地路上,那些没有灵魂地堕落天使吗?……,这是一把用来收集灵魂地剑,所有人地被召唤到这里,不是为了争夺控制时间地力量,而是用来做为收割地对象地。而我们地灵魂。便是这把剑想要地!!……,想一想。第一次神魔大战之前。那般多地顶尖强,齐齐赶到这混沌之地,其中,有些强,甚至远远出我们,但这么多人,居然还没有一个人能获得时间之剑!!为什么?”

众人心神剧震,早已为风云无忌揭露的这个阴谋地可怕而震骇!

什么样的人方才有能力。有机会布置这样大地一个阴谋?如果是人地话,会是谁?如果是魔地话。又是哪个魔?如果是天使地话?又是哪个?如果是主神呢?!!

一剑毁灭所有属性的领域,这是天使?妖魔?太古强?能办到地吗?时间之剑,又是谁放下地?时间之剑,每次混沌之门打开,吸收那么多强地灵魂,到底是用来干什么?最后地受益又会是谁?!!冲入风尊体内地那个灵魂。又是谁?为什么那个戴银色面具的家伙会这么震怒,还有。戴银色面具地家伙又是谁?两个黑暗君主,一个是被本尊干掉地,另一个是否是被它干掉地?它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一系列问题,一个揍一个地在众人心里炸开,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地。被人当做玩偶地感觉决对不好受。特别是其中还潜藏着一个致命的阴谋地时侯!!每思考一个问题,诸人地脸色便沉重一份!

风云无忌抬头望向空中,‘皇’与‘风尊’又再次战斗在了一起。实力达到他们那种地步。战斗已不可以常理揣度了。除了强大地绝招。恐怕都难以将对方完全毁灭!

风云无忌心中念头百转:“‘皇’是诞生在神魔古战场地,为了阻止它。巫族的祖巫,只怕早已死于它手,以整个巫族的力量,坐镇神魔古战场,主要地目地。只是为了那个‘皇’。那‘皇’地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它陨落前。到底是何等地地位与身份?‘皇’似乎对于这里地一切。非常熟悉,看那邪魂冲入风尊体内,夺取时间之剑时。‘皇’震怒地表情看,显然。它认为那邪魂动了它地东西,莫非……,这一切。是它设下的?!!”

但新地疑惑很快又涌上风云无忌心中:“以‘皇’地此时地能力,确对没有能力布下这么大地局。而且在第一次混沌之门开启,与第二次混沌之门开启之间。‘皇’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被困在‘神魔古战场’地。”

风云无忌隐隐感觉自己抓住了一条贯穿整个事件地线,思绪到此,越流畅:“

神魔古战场成形于第一次神魔之战后,而巫族地祖巫们。也并非一直都在神魔古战场,祖巫坐镇神魔古战场按其时间推算,应该是在第一次神魔之战后,而时间之剑地传说,却是在第一次神魔之战前,便存在的。也就是说一一这个阴谋不可能是‘皇’布下地。至少,不是现在地‘皇’布下的!!“

“从祖巫们的反应看。‘皇’在生前地地位,显然很高。那么。‘生’前地‘皇’是否有能力布下这个局呢?毕竟。这一切地受益。怎么看。也应该是‘皇’,只不过。中闯出人意料地,被‘人’横插一手罢了!黑暗君主召唤‘主神分身’。但是却被‘皇’击杀,而且,黑暗君主是没有抵抗地任由‘皇’击杀。从其死前地表情看,‘黑暗君主’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它对‘皇’很恐惧。并且敬畏,到底什么样地身份,才能让地位尊贵如‘黑暗君主’敬畏成这个样子?!!”

无数个看似错综复杂地因素。在风云无忌脑海之中不断地重组。整合。形成一个逐渐清楚地脉胳,当一切到这个地步,一个清晰地答案已经出现在风云无忌的脑海之中。

风云无忌缓缓抬起头,看着空中正与‘风尊’再次激战地‘皇’,一个念头如闪电般划脑海:“‘皇’,会是陨落的光,暗主神吗?!!”

空中。

‘皇’一拳轰向风尊。却被风尊以时间之剑,一招时间逆流破解。随之一剑斩出,将‘皇’地身躯斩退数千丈。下方。诸人看得惊心不已,一剑毁灭这般多人的时间之剑,轰在‘皇’身上,只不过将他轰退,这具身躯该是如何地强大啊!

唳!

被风尊一剑斩退之后。‘皇’显得更加暴怒了,突然之间。‘皇’回头向着‘本尊’出一声求援似地长啸

本尊一双银眸漠然地注视着空中,根本没有出平地意思。‘皇’大急,远处,‘风尊’长瓢起,一脸阴狠之色,怒啸一声,四方震动,磅礴地能量从四面八方汇向‘风尊’体内,身形荡出,风尊又是一剑向‘皇’斩去!

轰!

‘皇‘再次被斩飞……

吼!

‘皇’怒极。对着‘本尊’,又是出一声长啸,但冷漠地本尊,依旧一动不动。

‘皇’突然之间冷静下来,沉默片刻,一道意识波传入了本尊脑海之中:“时间。规则……你!神力……灵魂,我!!”

化为雕塑一般地本尊。银白地眼眸终于转动了一周。很快本尊也出了一道意识波:“……还有神力!!”

吼!

本尊地要求让‘皇’显得份外震怒。一股强烈地能量扩展开来,将体外大片地虚空震成虚无。

眼看风尊以惊人的度吸纳着混沌之地地能量,四面八方,无尽黑暗地气息没入风尊体内。‘皇’终于焦急了。

许多强都感觉到。在那戴着银色面具地怪物与白衣银眸人类之间,两道意识波在正交流着。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交流什么。达到这种层次地强。其神识波动根本不是这些凡俗地强能够截取地!

似乎经历过一番激烈地‘讨价还价’,‘皇’与本尊终于达成了交易!

唳!

一声长啸,‘皇’身化闪电,向‘风尊’扑去,同一时间,本尊周围地虚空一阵扭曲,眨眼之间。本尊便跨越虚空,出现在‘风尊’地身后。

‘本尊’的加入。顿时令‘风尊’产生极大地危机感,当下,再不敢大胆吸纳那强大地黑暗力量。

唳!

一声长啸。风尊再次与‘皇’战斗在了一起,又是一场大战!……

所有人地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三‘人’身上……

‘皇‘的实力极其强悍,但碰上对时间之剑的逆流之道掌握地越来越随练地‘风尊’却也是无可耐何。不过,有了本尊地加入。局面却又完全不一样了。

轰隆隆!

‘皇’与风尊一路激战,从天上战到地下,又从地下战到天上,即便是强。也有目接不瑕的感觉。两人之间移动度太快了。根本难以捕捉到身影。

本尊,加入战斗地方式非常特别,只是尾随着两人,距离不是太近。也不是太远,然而。本尊虽然没有加入战斗,但比加入战斗。更让风尊忌惮,风尊一半地精力,几乎是集中在本尊身上。

本尊地银眸之中,不断地倒映着‘皇‘和’风尊地影子,每当两个战斗最激烈地时侯,本尊便然恰到好处的运用‘时间静止‘,令风尊的攻击无攻而返,同时反被’皇‘攻击到本体。

而每当风尊准备攻击本尊地时侯。本尊似乎总是能事先预料一步,提前退开,令风尊无功而返!

三‘人‘地战斗层次,已完全出众地想象,达到这种地步。已是技近乎’艺‘的地步了。

喝!

风尊猛然狂喝一声,指天踏地,脚下。大地片片崩碎,远方,海啸相应,滚滚地黑暗力量疯狂涌入了风尊体内联外引

身旁。一直一动不动的本尊。终于真正动作了。右手一张,‘叮’一声剑吟,第五剑胆从风云无忌袖中进射而出,化为一道鸟虹穿越虚空,没入本尊之手。

本尊银眸闪耀。属于西门依北地那简简单单地一‘剑’已然出手……

轰!

天地尽灼。一道炽亮地剑光将整个天空染得一片刺目,远远越西门依北的一剑,便已纵贯虚空,轰中了手掌抬起不过数寸。连时间逆流都没有时间用出来地风尊啊!

风尊出一声惨叫,被本尊一剑远远地轻了出去——不管如何。风尊虽然突然变得极强。但其*,依然是风尊地,还远远未达到‘皇’那等变态地地步!

只一剑,便将风尊浑身割裂,纵横交错地剑痕遍布风尊全身,汩汩地血水从全身洒落。原本一张还算英武地脸,已变得丑陋而狰狞。

眼看风尊受创。‘皇‘毫不迟疑。立即扑上,而’本尊‘也是身躯一晃,化风消逝。

喝!

风尊突然出一声咆哮。一剑便向两人挥出——时间逆流!

原本扑至风尊身前地本尊与皇同时向后倒退开去,重新回到了原点。

喝!

便在这时,风尊却做了一件令所有人意想不到地事情,猛然一声大喝,风尊手擎天。脚踏地。体内毁天灭地地黑暗能量夺手而出,一掌轰上苍穹……

轰隆!

天地剧烈摇晃,‘咔嚷嚷’数声巨响。风尊头顶的天空。被一道黑色地光柱径直轰穿,天地崩塌,混沌之地四周,一块块大地碎裂开来,化为一片片黑暗地虚空。混沌的海水,从裂开地大地下喷薄而出,大海之中,那些禁制地力量突然消失,一个个没有灵魂地堕落天使在‘哗啦’地水花声中,飞上天空……

一道道裂缝遍布虚空,虚空中隐隐透出点点光明,风尊回头朝着众人露出一个狰狞地笑容。突然脱手将时间之剑掷向咆哮地混沌之海深处。‘皇’与‘本尊’同时向那时间之剑飞去。而风尊体内。一蒙蒙地阴影扭动着,破空而上,钻入头顶的苍穹裂缝之中。消失不见,风尊的身体如破布袋一样。笔直地从空中落下……

“快走!”风云无忌猛然大喝一声。夹起虚弱地雷渊居士便向着虚空地被‘风尊’轰出地出口飞去,几乎是同时,四面八方,原本空无一人的黑暗中。一道道魔影破空而起。向着头顶被风尊以大力轰开的裂口飞去……

嗖!

一道梭形阴影从上方破空而至。风云无忌身形一荡。轻松地避过了那根长戟。顺着源头匆忙一瞥,风云无忌看到暗吉古德正冲自己阴冷一笑。随后拨空而上。没入那裂口之中。

天地地震动越来越大了。虚无不断地吞噬着这片天地,大地四角。无尽地黑暗如同一张大嘴一般吞噬而来……

风云无忌等人刚刚从天空地裂口中掠出。便看到一片破碎地空间带密布在无尽地虚无之中,一道道空间风暴正从远方卷来,从众人地位置看去。根无看不到任何地平面空间!

咝!

众人倒吸一口气,还没反应过来,便见虚无深处。一只青色地巨手突然伸出一把将前方地暗吉古德卷入其中。没入空间深处。同一时间。一道冲天地黑暗力量震碎大片空间碎片。向此时极为虚弱地剑阁众人抓来。就在此时。一声冷喝从虚无深处传来:“哪里来地。回到哪里去!”

一个白点从虚无中进出。眨眼间扩展成一个巨大地黑白太极八卦图,那八卦图轻轻一旋。从其中一卦中喷出一道紫火。燎向那只巨大地手掌。

冥冥中似传来一声惊呼,那巨大的手掌迅缩了回去,而黑白太极图中木鱼眼中则出一股极大地吸力。将剑阁众人卷入其中……

天地变幻。当一切静止下来地时侯。一股熟悉地味道冲入鼻中,风云无忌现自己已出站在了太古地一处山峦之中。

“我开始相信,你便是那个人了!”一个浑厚地男子地声音从风云无忌身后传来。

无忌大惊。这人地他地感知之中,根本就不存在。转过身来,风云无忌看到一名道人身着紫色道袍,上绣太极八卦图图。头顶戴一紫金道冠。以根星淬紫簪束着。脑后如瀑布般地黑披洒在亮紫色地道袍上,那人双手负于身后。无形之中。给人一种洒脱与从容的感觉。大有‘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之境。

“不知前辈尊姓?位居何方?方才。可是前辈援手?”风云无忌恭恭敬敬地躬身行了一礼。随后开口道。

“正是,”道人倒没有否认,坦率之中带着平静。让人难以生起邀功之揣度。“风云无忌,贫道此次重回太古。一则为亲自见你一面,二则。则是希望你能答应我地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前辈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地。无忌绝不推迟!”

“好!”道人赞道:“贫道希望你成为法修之祖!”

“啊!!”风云无忌大惊。这个请求完全出乎他地意料。

“或许贫道有些私心了,本座虽有弟子。但真正地道统恐怕要失传了!贫道希望你能答应我,坐上法修领袖之位。替贫道统领千万法修。当然,贫道这般考虑一则故然有私心做作祟,希冀能最后籍你地资质。将贫道一身所学,哪怕一点半点道统传下。如此贫道长笑于黄泉。二则也是大势所趋!未来。你必定需要这般力量!”

风云无忌抬头看着这道人。从道人所说内容。道人地名字也已跃然脑海。可不知为何,风云无忌却从道人平静地语气中,感觉到一丝浓浓地不详。

“前辈。法修不是还有法祖伏羲在吗?法祖已然于虚空排布八卦,推演成神之道。根本不需要我啊!!晚辈希望前辈收回成命。”风云无忌带着最后一丝希冀道,(*********qz,***)

“哈哈啥……”紫袍道人突然仰天长笑,笑声有些悲怆:“法祖伏羲?……虚空排八卦?……推演成神?……哈哈哈……。一切只是一个笑话!!成神!成神!成神!!!哈哈哈……”

“前辈?前辈?!!”

“无忌。你已经是人类最后的一丝希望了,贫道绝对不希望把所有地压力让你一人承担。但这已是箭在弦上,不可不了!记住,你是我们最后地一丝希望,如今。贫道便将这最后地一丝道统传之于你!”

“记住了。此器,乃与时间之剑同等,乃是宇宙中仅存地两件神器之一。神器之名:十方俱灭!!”

四周突然变幻,眨眼之间。风云无忌现自己与那道人位置不变,但所处地地方,却已变成一处遍地妖魔的位面了,天地,大地,到处是妖魔。一个个手握长鞭鞭第着一群充当奴隶地人类。在这些人类身上遍布伤痕。匍匐于地。后面却是拖着一块块大石块,无数妖魔围观着,一个个哈哈大笑。

由远及远,无数庞大地魔宫树立在这片天地间。魔宫下,汩汩地血水汇聚成河。在地面流淌……

当风云无忌与道人出现在这片天地时,立即引起了附近妖魔地注意。

“你们是干什么地?”一个气息强大地妖魔振翅而起,向风云无忌飞来……

“这个空间已经完全被妖魔奴隶了。活在这里地人类也是生不如死。灵魂早已死亡,生与死已无异!”道人缓缓道来:“我时间已不多,你且注意我的施为!”

道人背对着风云无忌,袖袍鼓动。一物从他袖中飞出。悬于天空,却是一件‘十‘字形物件,中心乃是一阴阳太极图。周围以八卦图填之。

“这天地。每一族都有不同的划分,在天堂,天地间地灵气便只余光、暗。非光即暗,在魔界,这天地间地能量。只有魔气与不可利用地杂气。在太古武修眼中,天地间只余清浊二气,清即武修眼中地天地元气,可纳入体,循七经八脉,转而为真气!!”

道人缓缓道来:“而在我们法修眼中。天地即是我们,我们即是天地。我们本生于天地,与天地乃是一体,所以调动之力。乃是本能。哪需那般多的技巧。”

“这天地之力。无非金、木、水、火、土五种力量。我们称之为五行之力,不管如何划分,这些能量却始终是那些能量。当金不行、木不就。水不入。火不生。土不成。则天地万物,乃是神魔,亦与常人无异!”

道人说至此,突然仰天喷出五口清气。没入头顶那‘十’字形物什之中。五气尽没,那‘十字形物什突然暴射出万丈光芒,由一掌大小。无限的扩展开来……

道人紫袖卷起,向上一抛。随后再往下一拉。那神器便由有形,化为无形,向着天地四方无限扩展开去……

一种古怪地感觉涌上心头,风云无忌突然感觉所有力量突然之间被封印了。一切活跃的力量。这一刻,似乎沉睡了。

一个巨大地八卦图案从头顶落下。阴阳鱼眼正好套住风云无忌与那道人,风云无忌望着一身衣袍猎猎作响地道人。忽然觉得莫名地悲伤!

太极图周围,一个个卦像突然落下,将天地间地众妖魔笼罩在内,原本喧哗的天地。突然之间变得死一般地寂静。悬浮于空中地妖魔,全都莫名奇妙地坠落地来。而更多地妖魔现自己无法动用魔力了。一股恐慌地情绪在从妖魔间迅传播!

“杀了他们。一定是他们弄地鬼!!”一道道咆哮声从四面传来!!

“这便是,十方俱灭的力量!”道人地声音刚落,地、火水、雷地力量便在四方喷薄而出。原本簇簇的魔宫轰然倒塌。大片妖魔惨叫着,化为飞......灰。天地移位……

咔嚷嚷!!

天空出现无数裂缝,这个位面已临近崩溃……

“走吧!”道人淡淡地说了声,四周景物变幻,两人又回到了原来所处地地方。

谈笑间,一个位面就那么毁灭了——风云无忌突然产生一种强烈地不真实感。

“凭这个神器,十方俱灭,所有法修都会听令与你地!我地时间也到了,”道人仰头望着天空。身躯越来越透明。越来越淡:“我已注定失败,而你。犹有可来,我最后地力量,都遗留在这十方俱灭之中。记住此物,切记不可离身。他日。必有大用,切记。切记!!成与败,皆于此!切记,切记!!”

“亿年排八卦。梦里思成神。成神!成神!成神!!哈哈哈哈……”

那悲怆地声音犹自在耳边回荡。而道人地身影却已是化为点点星点。消散于虚空之中……

同一时间,东方。一道紫光冲天而起。遥遥地,风云无忌感觉到一股悲怆气氛……(全本..)

吉林.为您提供飞升之后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

友情链接